“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姜晨很有哲理的说道。轩辕崇武闻言立马点头:“姜掌门说教的是,我这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说罢,轩辕崇武手中长剑自由落体,剑柄砸在李天海鼻梁上……

“哎呦!”

“对不起李兄,忘了在我下面。”

事到如今,双方打斗停止,娆月嗖地回到周兴云身旁,李威豪则火速赶到李天海身边,将他从地上抱起来。

“俩父子险象环生再重逢,温情的画面,感动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轩辕崇武一本正经的说风凉话。

“!”李威豪早已气出内伤,奈何姜晨站在轩辕崇武旁边,他找不到破绽灭杀眼前混小子。

诚然,李威豪尽管很生气,却也不得不对姜晨说一声:“多谢姜掌门出手相救,打扰您清幽,是我们不对。今天看在掌门人的面子上,我们暂且放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但李家庄绝不会就此罢休!一旦他离开清涟山,我李威豪定要他血债血偿!”

李威豪怒视着轩辕崇武,大概他很清楚,今天敌强我弱,他们根本奈何不了轩辕崇武和周兴云,只能等两人离开清涟山,才有机会寻仇。

尽管轩辕崇武公然承认,打伤李天海的人是他,和剑蜀山庄浪荡子没半点关系,但李威豪绝不会信。如今李威豪失去讨伐浪荡子的理由,没办法找周兴云算账,唯有先咽下这口气,毕竟和剑蜀山庄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李家庄……

幸好,剑蜀山庄并非铁板一块,刚才双方争执,年轻弟子几乎都在声讨浪荡子。

李威豪决定忍一手,除了双方实力悬殊以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李天海伤势加重,他必须尽快为他疗伤。

清纯可爱滴少女户外唯美写真

再加上,李威豪至今还不晓得轩辕崇武是什么身份,免得一不小心,招惹到江湖中的名门世家。等他调查清楚轩辕崇武在江湖上的势力,确定是他能够对付的人后,他再召集江湖道上的朋友,一并讨伐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武林新秀。

要知道,因为剑蜀山庄浪荡子跟玄冰宫宫主伊莎蓓尔,有许多令人羡慕妒忌的绯闻,如今江湖中有一票江湖好汉,声称要教训剑蜀浪荡子,他只需煽风点火,即可驱使这群人对付周兴云。

“打完了?我还没参战!们怎么就打完了?说好的至死方休呢!”虞无双慌忙钻出人群,没想到她期盼的战斗,还没开始,就已经落幕。

由于无双小妹妹错失良机,没有第一时间参战,所以她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闪亮登场的机会。好比某个小伙伴陷入危机,她临危救场引人注目。谁知道,对手那么不争气,都用不着她出手,便已经损伤一大片,真是扶不起的阿斗。

“打完了?呵,今天只是个开端,李兄是我蒋熙的好哥们,们一而再再而三欺凌他,不把我们放眼里。我今天就把话放下,们胆敢跟我乌河帮作对,以后有们害怕的时候!”蒋熙突然从口袋掏出一根翡翠玉笔:“们可曾见过这只玉笔!”

“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虞无双默默地观察。

“看到这只笔,我有种想踢人的冲动。”周兴云抖了抖腿。

“同上。”轩辕崇武非常认同周兴云发言,看到这根笔,他打从心底感到不爽。

“…………”小伙伴沉默了阵子,脑海不约而同闪过一个模样欠揍的人影,随即异口同声给出答案:“秦寿!”

“那不是秦寿的随身玉笔吗?怎么会在他手里。”穆寒星下意识发问。周兴云则转向吴杰文:“秦寿人在哪?”

周兴云没记错的话,昨天秦寿和吴杰文一起下山逛窑子,说要领略弗景城青楼的温柔乡。之后他就再也没看到秦寿。

“他……还没回来?”吴杰文露出抹苦笑,昨天他和秦寿去弗景城风流快活,太阳下山时刻,吴杰文深怕夜不归宿,被师父杨啸喝骂,所以屁颠屁颠的赶回山庄。

秦寿则乐不思蜀,不愿跟吴杰文回来,说要在青楼留宿,和风尘女子决战到天明。这不会武功的喜娃落单遇仇人,悲剧收场毋庸置疑。

敢情秦寿也没料到,自己初到弗景城,啥事没干,谁也没招惹,都会被人盯上,真是倒了血霉。

“们把秦寿怎么了!”周兴云义不容辞的站出来,虽然他现在胆子很小,可兄弟遇难,他还是能鼓起勇气装着胆子,向对方讨一个说法。

尽管秦寿长得很欠揍,贼头贼脑很猥琐,但他终归是弟兄,日常能当个传话跑腿,小伙伴不能见死不救。

“们想知道他现在怎样?弗景城恭候各位大驾。”蒋熙的意思很明显,周兴云若想知道秦寿的处境,自己去弗景城打听即可。

清涟山乃剑蜀山庄地盘,蒋熙拿周兴云等人没办法,弗景城却不一样,那可算是乌河帮的主场,我的地盘我做主,周兴云等人有种就放马过来。

“李庄主,劫持人质非侠义之举,望庄主自重。”姜晨不得不告诫李威豪。

姜晨身为武林宗师,本不该插手后辈恩怨,应将此事交由杨啸去处理,免得江湖道上的人说他以大欺小。

问题是,李威豪挟持人质,有违江湖道义,姜晨便不能坐视不管了。

“姜前辈,那宵小打伤我儿子,此乃我李家庄和他们的恩怨,与们剑蜀山庄无关。如今双方结下梁子,们剑蜀山庄最好少管闲事,不然江湖是非殃及贵派,给剑蜀山庄的名誉抹黑,可别怪晚辈不讲规矩。”

李威豪输人不输阵,反而警告剑蜀山庄不要插手他们李家庄的恩怨,否则他将一视同仁,把剑蜀山庄当做轩辕崇武的同党,将他们今日仗势欺人的举措,告知天下江湖豪杰,让大家看清剑蜀山庄的卑鄙真面目。

要知道,今天上剑蜀山庄找茬的人群里面,除了李家庄随从和乌河帮门人,还有伶仃的江湖散人,他们都是李威豪特地邀来看热闹的见证人。

刚才轩辕崇武出手伤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剑蜀山庄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单方面袒护轩辕崇武,那肯定会遭到江湖人唾弃。

诚然,正因为轩辕崇武的做法太恶劣,蒋熙拿秦寿做人质,大家尽管觉得不侠义,却也能够理解。俗话说,不仁我不义,瞧瞧李天海半死不活的伤势,任谁都能体谅李威豪悲愤之情。

最后,李威豪直言表态,若要秦寿相安无事,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条件一: 轩辕崇武必须三步一跪、九步一叩,到李家庄府邸请罪。他会亲手废他武功,断他手足。

条件二:唐远盈下嫁李家,全心全意的侍奉李天海,照顾他儿子下半生。因为无论谁打伤了李天海,祸端都是由唐远盈引起,要不是她勾引他家孩子,李天海也不会落得如此悲惨。

只要能满足上述两个条件,李威豪保证完好无损的放了秦寿,否则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李威豪和蒋熙放下几句狠话,告诉周兴云等人,三天之后若不能满足两条件,就别怪他们仁至义尽,拿秦寿开刀,以泄心头之愤。

说罢,来剑蜀山庄闹事的百多号人,便跟随李威豪,浩浩荡荡扬长离去。

“们全都聚集在前院,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李家庄等人刚撤退,韩秋澪便带着韩霜双和旬萱,从后院缓缓走来。

韩秋澪昨晚听周兴云讲故事,直到天快亮才回房休息,所以李威豪带人来搞事,公主殿下正在美梦中徘徊。

“云儿,们去陪秋澪吧,切记别离开山庄。我和师祖、舅舅、大伯有事商量。秦寿小兄弟的问题,让我们来处理就好。”

杨琳转向周兴云说道,杨啸和唐彦忠也默默认同,认为周兴云等人乃江湖后辈,今天的事情,理应交由他们几位长者来调停。

李威豪算是弗景城一带,颇有名望的江湖侠士,周兴云几个江湖小辈找他谈判,显然不符合江湖规矩,双方要是再起冲突,事情会变得越来越不好处理。

幸好,李威豪说了这么一句,只要能满足他提出的条件,他就保证完好无损的放了秦寿。换个角度分析,秦寿虽然落入李威豪等人手中,却没有生命危险,至少在这三天内,他不会缺胳膊少腿。

李威豪姑且算是江湖道上的侠士,不至于做出虐待人质的事情。

“可是,他们是冲我来的……”周兴云想说点什么,亦或者想做点什么,而非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老妈去处理。

周兴云年纪不小,不能每每遇到麻烦,都要老妈帮他收拾烂摊子。

“小云,们离开山庄半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安安心心的尽情玩耍。麻烦事情舅舅替摆平。”杨啸很豪气的拍拍周兴云肩膀,让他不要想太多,以前他闯祸,还不是他们帮他摆平。

李威豪是个年迈五十的江湖高手,于情于理都不该让小辈们出面。

如果李天海和周兴云有矛盾,两人争执不休,杨啸等人大可不必插手,因为年轻人和年轻人较劲,长者们看看就好。但是,对方若惊动了长辈,杨啸等人就不能坐视不管,必须以周兴云尊长的身份出面调解。

好比两个小学生在学校打架,其中一方的家长来了,总不能让他们跟另一方的小朋友谈判,好歹双方家长出面调和。

同理,刚出道的后辈,在江湖上闯了祸,惊动了对方家长,本门派遣同辈长者调解纷争,亦是江湖上的基本礼仪。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