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乎,周兴云大手一挥,意气风发的带着云霓炎姬军,前往韩秋澪等人所在的餐馆花天酒地!

玉树择芳的牲口们精力旺盛,与敌人打上了头,那就让他们打去吧!周兴云美滋滋的想到,自己带着一票美女上餐馆恰饭,他们爱咋咋地,反正不关我事。

就在这个时候,机智的秦寿,看到周兴云等人朝饭馆走去,居然屁颠屁颠就跟了过去。

咦?秦寿为什么在新手村?他不是带头冲锋,与帝城工会的玩家不死不休吗?如今怎么跟着周兴云回来了?

确凿的说,秦寿不是跟回来的,他是死了回来……

秦寿小朋友不会武功,打架菜到抠脚,上阵没几分钟就挂了。

周兴云带着炎姬军回到新手村,玄女姐姐拍卖完装备,秦寿正好重新复活,并且与他们撞了个正着。

方才还意气风发,嚷嚷要与帝城工会你死我活的秦寿,在新手村撞见周兴云带着妹子进餐馆,立马就改变主意,嬉皮笑脸的赖上周兴云,并且阿谀奉承的一口一句云哥好棒棒,敝人跟定你了。

“你不是要和帝城工会大战三百回合吗?”

“那是小郭说的话,秦某是个童叟无欺的斯文人!怎会去打打杀杀,有伤风化!”

“你不是要和帝城工会不死不休吗?”

“敝人刚死回来,死了不就休了嘛。”

小女生的甜美超可爱

秦寿如同狗皮膏,死皮赖脸的跟着周兴云走进餐馆。

敢情直到此时此刻,秦寿才回想起玉树择芳的快乐之源。

和帝城工会打打杀杀多无聊!想找快活?当然是陪炎姬军姑娘吃喝玩乐最快活!

不仅仅是秦寿,所有死回新手村的玉树择芳牲口,发现周兴云带着美女到餐馆吃火锅,本该赶赴战场支援弟兄的小子们,立马就改道而行,朝火锅店直奔而去!

相醉杏花飘香楼,好酒好菜伴美女,钟爱吃喝嫖玩的玉树择芳小兄弟,当然不会错过任何好吃好玩的宴会。

当然,镇北骑里面除了玉树择芳,还有几个桀骜不驯的钢铁直男,比如徐子健、太史禾、绫道仑、长孙无折等等……

这群家伙是不谈感情只看拳,跟玉树择芳的混子们格格不入。所以他们悲剧了……

玉树择芳的小兄弟,真是一群狗东西,完美演绎出什么叫做重色轻友,什么叫做塑料兄弟。他们的兄弟情义,压根经不住考验!

徐子健等人仍在苦苦支撑,与帝城工会势不两立。

轩辕崇武、李小帆、郭恒等人收到秦寿的私信,得知周兴云赚了一大笔钱,带着炎姬军姑娘去餐馆享福,纷纷早死早投胎,赶回新手村吃火锅。

其中最过分的人,莫过于轩辕崇武。

堂堂古今第一贱的嫡传弟子,得知周兴云带着他姐,在餐馆吃吃喝喝,居然当众上演脚滑,昂身撞到敌人的斧头上,以便死回去吃火锅。

周兴云从李小帆口中得知轩辕崇武千里送人头的死法,不仅有感而发,混小子不愧是天下第一贱的嫡传弟子,这贱是真的贱。

由于玉树择芳的牲口们,早已无心恋战,结果镇北骑的参战人员,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终帝城工会的玩家,终于围剿了徐子健、长孙无折几个孤家寡人,把练级区的镇北骑人马肃清干净。

于是乎,镇北骑出道以来的首场败战,就这么尘埃落定……

只是,镇北骑虽然吃了败战,但除去几个脾气犟、不服输的家伙外,大伙儿普遍都非常开心……

玉树择芳的小兄弟当然开心啦,有的吃、有的喝、有得玩、还有美女相伴,他们能不开心吗?

小兄弟们第一次来到诡异的世界,体验如此多神奇的事情,他们怎么能不开心?

大家宛如第一次接触网游的小孩子,顿时被奇趣无穷的游戏内容吸引。

就这样,镇北骑战败之后,都聚集在餐馆庆祝。

庆祝什么?打输了还庆祝?

对的。即便打输了也要庆祝!庆祝大伙儿首次体验游戏获得圆满成功!

不过把话说回来,今天镇北骑和帝城工会交锋,真的战败了吗?

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能够得到不同答案。

单从PK的角度看问题,镇北骑确实被帝城工会的玩家,赶出了练级区。

如今镇北骑的人,已经没法再继续打怪练级。

站在帝城工会的角度,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干扰镇北骑练级,让周兴云一行人寸步难行。

所以对于帝城工会的玩家而言,他们已经达成目标,胜利理应属于他们。

然而……然而……

看到周兴云一众人,在餐馆愉快玩耍,帝城工会的成员,甚至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

没错,他们确实将周兴云等人肃清,将镇北骑的人员,从练级区赶走了。

但是……

看到镇北骑的小伙伴在餐馆尽兴吃喝,看到周兴云正与旬萱等女谈笑风生。

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委屈与不解气,就像颗石头堵在他们胸口,让他们心闷不已。

镇北骑明明打输了,明明是败军之将,凭什么玩得那么高兴?

而且,他们哄妹子的话语,怎么都如此的老套、古板、肤浅……

最令大伙百思不解则是,镇北骑的美女,竟然吃他们那套,人人都被逗得喜上眉笑。

难道最近流行复古?吟诗作曲猜哑谜也能泡妞?

实话实说,帝城工会的玩家打赢了,可他们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甚至感到非常纳闷。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估计是……周兴云等人玩得太开心,所以让他们很不开心。

镇北骑确实打架打输了,被帝城工会的玩家赶回新手村,但是……

镇北骑虽败犹荣,他们与帝城工会开战的途中,利用花式手段以下克上,整得帝城工会的玩家焦头烂额。

最重要的是,周兴云一行人身手了得,许多帝城工会的玩家,或被其击杀、或被其捆绑,以至于身上的装备和道具,被镇北骑的人扒了、捡了、偷了……

尽管帝城工会的玩家,与镇北骑开战时,身上穿的装备都是备用品。对于他们而言,备品装备可有可无,丢了也不心疼。可是,他们使用的备品装备,对于刚入游的萌新玩家而言,可谓难得一见的极品!

如今帝城工会的玩家,得知周兴云变卖了他们的备品装备,并且拿赚到的钱,上餐馆开庆祝宴会。

这就叫帝城工会的玩家很难受。

所以换个角度想想,今天镇北骑败北了吗?

不吹不黑的说一句,周兴云一行人在练级区杀泼猴,不知不觉就打了一个多小时,原本就差不多该回新手村修整。

这时候帝城工会的玩家来了,并且与他们交战。

于是,镇北骑被赶回新手村。

只是,镇北骑也因祸得福,在和帝城工会开战时,捡到许多值钱的精良装备。

结果,镇北骑赚到了第一桶起步资金,非但能武装团队,还多出一笔小钱钱,让大家吃喝玩乐。

此时周兴云几乎包下了整个餐馆,让镇北骑的人愉快玩耍。

帝城工会的玩家,站在餐馆外,围观周兴云等人欢天喜地的吃火锅,心底除了憋屈与无奈,还有一份羡慕。

因为他们眼里看到的镇北骑,是一个充满归属感的团队,里面的每个人,笑容都非常真诚、非常愉快,他们是在享受游戏与生活,而非为了追求利益而聚合。

好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但凡在餐馆外围观的玩家,或者走过路过的行人,目睹餐馆内欢乐与热闹的气氛,都会情不自禁的萌生上述想法。

还有就是……好美呀,她……太美了。

旬萱姐姐瞧大家玩的那么高兴,便应周兴云邀请,出来跳一支舞。

女舞神!倾城美人起舞助兴!这谁顶得住!旬萱一舞曲下来,天地黯然失色,众人心醉神迷,脑海里如梦如幻,只有那飘飘倩影。

旬萱的舞……太美了。以至于当她曼舞时,周遭的人看得如痴如醉,甚至忘了录制眼前的绝美画面!

不……他们不是忘记录制,很多人心底都想,如此美丽的女子,如此美妙的舞姿,必须录制保存。

遗憾的是,他们的眼睛,始终无法从那个美丽的身影上挪开。

他们舍不得,他们不舍得错过眼前的一秒一瞬。

玩家们的心底都在想,旬萱舞动倾城,肯定会有其他人录制保存,自己没必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点开录制按键。自己只想心意,欣赏她那能让天地黯然失色的美丽……

于是乎,旬萱姐姐的舞姿,便成为他们终身难忘的回忆。

“夙遥,干了这杯酒,咱们还是半生不熟的老夫老妻。”周兴云端着一杯酒,阴阳怪气的来到维夙遥面前。

“你知道我不喜欢喝酒。”维夙遥皱起了眉头,她酒量不行,基本上是一杯倒,而且她喝酒后会失态,变成一只比萌物还萌的女人。

维夙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旦喝酒,满脑子都是儿女情长,就会不要脸的粘着周兴云,像只温纯的小狗,不断地缠着主人求亲昵。

如果只有她和周兴云,维夙遥倒不介意喝一杯,毕竟……没有外人在场,她柔情似水的向周兴云撒娇,也不算丢人现眼。

“怕什么,这是游戏世界,不会醉。”周兴云不坏好意的忽悠小夙遥。

没错,大家身在游戏世界,维夙遥喝酒不会醉,但是……

这是一种麻痹战术,让维夙遥不以为意的接杯,次数多了,就习惯成自然。

改天大家不玩游戏的时候,周兴云神使鬼差的向维夙遥敬酒,她要是疏忽大意,一杯子饮下去,呵……他俩就熟到不能再熟了!

“我不喜欢酒味。”维夙遥明显察觉到周兴云不怀好意,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手将他怼到她唇边的酒杯,给挡了回去。

“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周兴云贴近维夙遥侧脸,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三个字‘假情书’。

“…………”维夙遥神色一愣,最终无奈叹了口气,仿佛天要亡我只能认命,接过周兴云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这就对了嘛!”周兴云笑得跟一朵向日葵般灿烂,他似乎找到了维夙遥的致命弱点抓住了她的小尾巴,以后亲亲小夙遥再敢不从,他就拿‘假情书’来吓唬她。

“兴云……”

就在周兴云幻想今后挟把柄以令美人时,意想不到的好事发生了。维夙遥柔柔地喊了他一声,随后便主动投怀靠在他肩上。

“啊这……夙遥你这?”周兴云大吃一惊,没想到维夙遥在《真实梦幻》里喝酒,也会进入柔情似水的软萌萌状态。

“以后不要吓我好吗?当时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我发现自己被人愚弄,是我自作多情,我心慌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难过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维夙遥眼眸迷离的望着周兴云,一扫英姿冷艳风范,犹如一个在冷风中颤抖的弱女子,楚楚可人的说道:“兴云,我永远都是你的小夙遥,我会都听你的,我只想待在你的身边。”

“啊!夙遥你……”周兴云如雷轰顶,喝酒后的维夙遥,变成了超坦率的维夙遥,面对如此粘人的她,周兴云就是钢铁直男,也会瞬间融化。

要是让邵长老看到他把维夙遥弄成这副模样……他估计死定了。

“兴云……为什么不抱紧我?你不是说我腰细,正好盈盈一握,搂着我很舒服嚒?”

“啊?喔!我这就抱!夙遥你别乱说话哈!”周兴云做贼似的东张西望,深怕有人发现他这边的状况。

周兴云也就口嗨一下,逗维夙遥玩儿,当她真喝醉了,变成坦率的小夙遥后,周兴云比任何人都慌!

要知道,现在的维夙遥是破罐子破摔,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周兴云根本顶不住。

“兴云,我经常说和你不熟,不仅仅是因为我害羞,还是因为我发现你喜欢。就像旬萱说的那样,我稍稍抗拒你,能让你更加想要我。”

“啊啊啊啊!夙遥,今天的月亮好圆啊!”周兴云额头开始飙冷汗,维夙遥异常的举措,渐渐引起大家的注意。

率先留意到他俩的人,是古灵精怪的娆月妹子,以及一脸阴云的华芙朵,而后韩秋澪、许芷芊都有所察觉……

只不过,大家都比较识趣,假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在那一边吃火锅,一边看周兴云的笑话。

韩秋澪几人没想凑过去,因为她们知道,维夙遥酒醒后,能清楚的记得醉酒时发生的事情。

维夙遥是个兢兢业业的好姑娘,大家对她都有几分敬重,今天就不为难她了。

假若换成莫念夕……

花岗岩准备好了吗?准备花岗岩做什么?

落井下石!把她砸出花样来!

维夙遥居然醉了,周兴云深怕闹出洋相,只好找周姈,让她先把两人送回武侠世界。

为了确保维夙遥的身体状态,周兴云还拉上了秦蓓妍……

毕竟,维夙遥居然在游戏里喝醉了,也不晓得是咋回事。

演戏?你说亲亲小夙遥演戏?假醉酒?

开什么玩笑,维夙遥撒谎时智商着急的模样,大家又不是没见过。

维夙遥撒谎就是自欺欺人,鬼都骗不了,更何况骗人。

就这样,周兴云、维夙遥、秦蓓妍三人,先退出了游戏,其余人则留在餐馆,继续吃喝玩乐。

不过,周兴云退出游戏后,华芙朵自然而然也跟着离开……

炎姬军的姑娘们,发现周兴云不在了,也陆陆续续的下线。

于是乎,镇北骑小伙伴们的首日游戏体验,就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落下帷幕。

另一边,帝城工会的玩家们,则一直耿耿于怀,终日无法释怀。

正如先前所言,帝城工会的玩家和镇北骑开战,他们确实打赢了,但心底就是高兴不起来。

还有就是,帝城工会的成员总觉得……今天的事情肯定没完。

双方战斗结束之后,帝城工会的会长,以及帝城工会的高层指挥们,一句战后总结的话都没说,就好聚好散了。

确凿的说,当游戏官方发布公告,将在一个月后复刻《四季谷》活动时,帝城工会的会长,以及所有指挥层人物,都悄然退出了游戏。

帝城工会的玩家知道,由于四季谷活动至关重要,他们要在线下(现实中)开会探讨。

只是,临走前好歹交代一句吧。

帝城工会的高层们,一句话都不说,就退出了游戏,整得帝城工会的玩家,和镇北骑开战,闹成半吊子没结尾的样子,真叫人耿耿于怀,很不舒坦。

不过,秋刀燕等人一声不响的退出游戏,熟悉他性格的帝城工会玩家,多多少少都意识到,秋刀燕怒了。

秋刀燕为什么怒了?可能是因为帝城工会的玩家太菜,居然跟一群萌新玩家战得骑虎难下。

另一种可能,则是帝城工会的玩家,没有认真服从秋刀燕的命令。

秋刀燕命令帝城工会的玩家,用新手装备跟周兴云等人开战,算是磨练自己的技术

然而,双方打到半途的时候,很多帝城工会的玩家,都沉不住气,换上了备用装备和周兴云等人打。

或许……这就是帝城工会的玩家,赢得了胜利,却没有一丝胜利感的原因。

谢谢:菡湫1、王之夜袭曦、SitGod、你是坏天使、信云哥得永生、方可光禄、自己人别开喷、小晓月呀、凌乱了流量、各位的捧场和月票,谢谢你们的支持,感激不尽。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