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周兴云觉得眼前的何逸等人,没有见过江湖大场面,不知道讨伐邪门凶险万分,但他还是很友好的笑了笑:“对啊,等武林盟讨伐完邪门,我们都能坐享其成,受到江湖人好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与经历,做一个平凡无奇的江湖人,并非是一件坏事。

何逸等人就跟吴杰文一样,谨遵师门的安排,循规蹈矩的闯荡江湖,这没什么好可笑。

周兴云不是江南七少,只要对方不对他身边的美.肉下手,他就不会狗眼看人低。

“周兄所言甚是!明天我们要不要一起行动?联手围剿邪门恶徒!”

“我们一起围剿邪门?”周兴云有点稀里糊涂,武林盟大部队不是已经出发了吗?

“对啊!周兄在少年英雄大会上的表现,实在令我们叹为观止,有压阵,邪门小徒定然在劫难逃!”

“武林盟的高手不是去讨伐邪门了吗?为何还需要我们帮忙?”伊莎蓓尔忽地插话问道,

“您是……您是伊莎蓓尔宫主!宫主您好!晚辈不知宫主在此,失礼了。”何逸等人纷纷低下头,惊慌失措的向伊莎蓓尔问好。

玄女姐姐乃一派之主,何逸、莱文豪等门派弟子,自然要乖乖行大礼。

“各位少侠无须多礼,我年纪与们相仿,而且……们都是周郎的相识,没必要这般拘谨。”伊莎蓓尔缓缓伸出手,挽住周兴云胳膊,仿佛向世人宣布他俩之间非同一般的关系。

一时间,无数双充满羡慕的眼神,聚焦在周兴云身上。

文艺小清新美女长裙翩翩旧巷写真

周兴云就像个傻根,美滋滋的笑起来……最近的玄女姐姐真暖心,暖到都不像玄女姐姐了。塞露维妮娅到底跟伊莎蓓尔私聊了啥呢?

何逸听伊莎蓓尔喊周兴云周郎,不由为两人亲密的关系深感惊讶,但他很快就回过神,回答伊莎蓓尔的发问。

“我们虽然是后勤队,但明天一早,也要听从武林盟执事安排,赶往沙骨岭与武林盟的主力队汇合。”

何逸简单地说道,武林盟要把沙骨岭的邪门教徒一网打尽,为了防止漏网之鱼逃脱,所以他们明天也会前往沙骨岭,做好准备围剿窜逃的邪门小徒。

“武林盟具体打算怎么安排,我们知道的不多,伊莎蓓尔宫主可以去咨询雷门的典长老,他是后勤队的总执事。”

莱文豪如实说道,今早武林盟大部队出发的时候,师父让他们务必听从典长老调配,尽善尽美、尽职尽责的去完成典长老交代的任务。

“谢谢。”伊莎蓓尔如血红润的朱唇,露出抹惊心动魄的笑颜。

在场的少侠们目睹一幕,顿时羞涩的低下头,不好意思看向玄女姐姐,深怕自己抵不住伊莎蓓尔的美色,丢人现眼露出丑态。

不对,他们已经丑态尽出,现在驼背低头,是为了掩饰身为一个正常男儿,遇上绝代美人时,无法压制的生理现象。

“云哥,明天我们就跟着一起行动啦!”

莱文豪等人稍停下来,泉史托赶紧上前抱周兴云大腿。

何逸等人不知道周兴云的厉害,泉史托和岩大席却心知肚明,他俩只要跟着周兴云混,定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杀邪门匪徒一个片甲不留!

这就是泉史托和岩大席看到周兴云一行人后,为何迫不及待打招呼的原因。

泉史托和岩大席唯一感到不完美则是,秦寿等人不在,否则今晚能够像在月崖峰时那样,大伙儿聚在一起看看小电影,那可就快乐似神仙了。

“俩不去百果山集训,跑来昔镶城做什么?”

说起来也怪,周兴云在百果山时,都没有看到月崖峰的那些小伙伴。

“我们在百果山参加完排名战,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就撤了。”岩大席沮丧的说道,百果山的年轻高手,比他们在月崖峰遇上的年轻武者,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他、泉史托、桐吏、斌成武、上官飞熊、林官等人,全都在百果山排名战的一回战败退,大家深受打击,便早早离开百果山,回师门勤加练功了。

“行吧。反正只是后勤任务,明天我们就一起行动。”周兴云答应了几人的请求,既然武林盟有十足把握讨伐邪门,并且不希望他出风头,周兴云索性就和泉史托等人一起打酱油,坐等武林盟好消息。

“敢情好呀!周兄,明日辰时我们在此处集合,然后听从典长老号令,带好物资去支援武林盟主力!”

何逸摩拳擦掌,尽管是后勤队,可他们依旧斗志安然,心想抓一两个窜逃的邪门武者涨涨江湖声望。

武林盟大部队集体行动,与侦查小队不一样,估计要走两天到三天的路程,才能抵近灵蛇宫大本营。

幸好,灵蛇宫要勘探皇陵古墓,即便知道武林盟要来讨伐自己,也无法离开原地。

武林盟决议层大概料到,本次正邪交锋,很可能演变成一场长达数天的攻防战,因此主力队先行一步,替后勤队开路。

明天后勤队再带着物资出发,为武林盟的主力队提供持久战的粮草保障。

本次讨伐邪门由武林盟来主持大局,武林盟决议层既然要求周兴云留守后勤,周兴云只能悉听尊便。

伊莎蓓尔能够理解武林盟为何这样子安排。

五腾灵蛇宫门人都聚集在沙骨岭南部勘探古墓,这是一股非同寻常的邪恶势力,武林盟若是不假思索的发动强攻,自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对,准确的说,武林盟若是强攻敌营,结果很可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为什么呢?

伊莎蓓尔对前几天侦查到的情报进行总结,五腾灵蛇宫大本营所在位置,占据天然的地形优势,是个易守难攻的狭路高坡。

再则是,灵蛇宫门人俘虏了五季商会大部队,利用苦力勘探古墓。他们心知肚明,自己四处抓俘虏当劳工,武林盟肯定不会视若无睹,所以灵蛇宫门人早在山头搭建防御工事。

武林盟要想一口吃个大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邪门大本营,几乎是不可能。正因如此,武林盟高层才做好了持久攻坚战的准备,让周兴云等人随后勤大队出发。

后勤补给十分重要,只要补给跟得上,不出意外,武林盟主力队就能将邪门匪徒封锁在山头。

久而久之,邪门匪徒弹尽粮绝,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周兴云等人的武功很强,即便放到武林盟的主力队,也属于第一线的战斗力。

为了确保后勤队的万无一失,即便是吕世非和林恒长老,都赞成三位武林盟十长老的主张,让周兴云等人留在后勤队,确保我方的补给安全。

伊莎蓓尔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并在返回客栈的路上,向周兴云说明武林盟的意图。

武林盟高层不想让周兴云出风头,却十分重视他们一行人的力量,因此才会让他们留在后勤队,担任一些看似不起眼,实际却至关重要的岗位。

或许是没有化工企业的存在,古代自然环境非常好,城市上的天空特别明朗。

回到客栈的雅致楼阁,周兴云便舒怡的坐在阳台,欣赏夜空中璀璨的繁星。

有一件事周兴云必须承认,武林盟为他们准备的雅阁非常棒,估计是昔镶城最好、最贵的客栈楼房。他们十几人住在楼阁,都不显得拥挤。

冬去春又来的季节,周兴云坐在楼台,吹着一阵阵的冷风,烤着暖烘烘的火炉,欣赏月下良景,纵览屋内美人,喝着塞露维妮娅亲手为他泡的热红茶,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周兴云心旷神怡的伸了个懒腰,没想到自己会那么轻易被武林盟的蝇头小利给收买。

此时,周兴云心中对武林盟高层仅存的一次怨念,也在潇潇冷风中冰释化解。他非但不再埋怨武林盟高层落下自己,甚至还感谢他们,为自己准备了这么好的一处住所。

“翎,雪梨削好了吗?”周兴云就像个大老爷,嚷嚷南宫翎削好、切好、并用木签串着雪梨喂他吃。

南宫翎坐在周兴云身边,井井有序的将雪梨削好、切好、放好,随后才用手托着一小块白嫩嫩雪梨肉,送到周兴云嘴边。

南宫姐姐在非战斗状态下,真是个温文尔雅,懂得细心照养自家男人的好女人。

唯一让周兴云忐忑不安则是,周姈小姑娘似乎对他使唤南宫翎的态度很有意见,一直站在他后侧,‘杀气重重’盯着他。

“兴云,站起来一下,把手举起来。”

“是。”

维夙遥来到阁楼楼台,示意周兴云举起双手,她要为他例行‘体检’。

周兴云今晚打算蹭亲亲小夙遥的暖被窝睡大觉,所以他非常听话,宛如一枚被女官差逮个正着的小贼,双手抱头任由维夙遥搜身检查。

“夙遥,我觉得我最近挺老实,应该能够控制住自己,不会再无缘无故的行窃……”

“说这是什么?”

周兴云刚说自己能够掌控雷电,不会再滥用‘盗窃’技能的时候,维夙遥就从他怀里摸出一封书函,反问他这东西从何而来。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