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启天魂经真是玄妙啊。

按照品阶来看,恐怕在圣法之中都算的上中上层次。

只可惜只有第一卷,后面的应该是讲一些魂术了。”

姜空在一天时间内就已经将启天魂经修炼到第三魂门,滚滚神识之力现在可以轻易的被他所调遣引动。

并且三大魂门一开,白色池子里面的池水海量的朝着他神魂而去。

原本已经是产生抗性的白色池水在此刻源源不断化作精纯的神识之力被其存储在了神魂之海内。

姜空神识之力趋近于饱和的时候,比从第一层魂棺出来之时大了整整一倍之多。

虽然只有一倍,但是质量以及神识之力暴发出来的杀伤力会以几倍的增幅上去。

不仅仅如此对于神魂冲击的抵抗力也会高上不少。

“现在我要是冲击魂棺的第八次应该没有问题了,不知道能不能通过第九层。”

他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开白色池子欲要前往下一个试炼之地。

而在其面前的试炼之地入口门户大开,几道人影走了进来。

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

一个个带着白虎面具露出两个眼睛。

他们扫视了一圈之后,目光落定在了姜空身上。

姜空感觉到一丝不舒服,心中隐隐预感这几个人来者不善。

果不其然他们围了上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方式俯视着坐在石池内的姜空淡淡道:

“你就是姜弃天?”

“找我有事情吗?”

姜空不冷不淡的回应着这几个人。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要你和我们走一趟。

幻羽公子要见你。”

“我不认识什么幻羽公子,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我没有时间与那个工夫。”

姜空从池子中站起来做出离开的架势。

“好生狂妄的野小子啊,不给幻羽公子的面子。

那我们就带着你的头颅回去!”

锵锵锵!

一道道寒光毕露的宝剑拔鞘而出,森冷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在这里快要剑拔弩张之时,一股极强的神识之力波动笼罩在整个区域内。

所有人皆是一惊,在最深处一个白色池子内,一赤裸着上身,头生四只眼睛的男子此刻张开了上面的两只金色瞳孔死死盯住了他们。

“在魂池之地捣乱者,死!”

“我等不知金琼大人在此,多有得罪。

现在我们就离开!”

这些白虎楼的强者很显然对于这个金琼极为的忌惮。

不仅仅是他们,姜空现在感知到这个金琼的实力丝毫不弱于那个魂奴。

他也没察觉到这个金琼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不用你们动身了,现在我就送你们离开。”

姜空目光一定,双拳以风驰电掣之速沉沉击打虚空狂轰出去。

虚空如若有金色烈焰一纵而过,直接将一众人轰出了入口。

姜空抬脚欲要出去,后方响动起来一道不爽的声音:

“你是在挑衅我的威严吗?”

一股股恐怖的神识之力如若风卷残云滚滚杀来,大有黑云压城之势笼罩住姜空。

姜空面色顿变,眼神一凛也没有紧张。

这个人是不好惹,可是他也不是吃素的。

挨打那可不是他的性格。

这神识之力直接当空压缩成了一个拳头朝着姜空轰去,拳锋上如起风雷之音。

声音传出去能够让普通同阶之人都神魂俱裂!

姜空不慌不忙,神魂之海上突起了三道魂门,他的神识之力也在狂躁的涌动着。

三道神魂之门引动出海量的神识之力凝聚一道盾影抵御这一拳的冲击。

不过两者之间差距摆在那里。

那个人是一个极强的魂修,而姜空还只是一个半吊子罢了。

他的优势在这魂修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盾影爆碎,在这一拳轰入他的眉心一刻。

三道箭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炸裂虚空穿刺而去。

三股带着属性的神魂攻击顷刻间爆发。

轰!

虚空巨响,所有的魂修面色大变,连忙撑起了防御,抵挡这些余波的冲刷!

在一道道光华散尽之后,姜空脱离出了这片区域。

最深处的金琼没有追杀过来,而是有点晃神。

“五极神魂箭!

这个小子在魂棺领悟了五极神魂箭!”

其心巨颤,仿佛有些失神。

姜空不知道的是,魂棺之地内传承魂术的秘密是所有魂修众所周知的,只不过每一个人在魂棺内得到的魂术都会有可能不同。

而传说中有一门天道传承的古老秘术一直没有人能够领悟出来。

唯有天择之人,方才能够得此造化。

那个秘术就是五极神魂箭!

外界,还在看热闹的众人突然见到魂池之地内光芒不断闪烁

入口处飞出四五道身影,都是进去的白虎楼剑修!

一个个倒在地上哀嚎连天。

没多久,姜空从中出现,目光森森看着这些人。

这些白虎楼剑修最次的也在黄金级实力!现在四五人围攻居然被打的这般落花流水。

“他真的是八重天的白银级天骄?”

一众人惊了。

另外几侧的白虎楼剑修闻讯而来,速度极快,顷刻间逼近了此地。

“伤我白虎楼的人!找死!”

刷刷刷!

这群人身形如剑,当空留下一道道残影,速度极快。

都是黄金级的天骄,这群人任何一个拿出来去夜魔山都能够与夜魔山之主较量!

而姜空早已经今非昔比,不同往日。

夜魔真火已经让他拥有着堪比一星大帝的力量,在望圣古道划分等级那就是紫金级!

就算是紫金级最弱的天骄,一只手也足以碾碎黄金级天骄的联盟!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