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充格道“原本想着岳乐那小子能顺从王爷的指挥,不想,这厮竟从了皇上,如此一来,火枪新军要是投向皇上那边,京城的军力平衡就会由此改变……王爷要早做决定,早加预防啊!”

多尔衮沉声道“慌什么?不就是三千九百人的新军吗,未必是本王一合之敌。”

可话是这么说着,多尔衮阴沉的脸色,已经说明他的言不由衷,他是忌惮的。

城中本就不易用骑兵作战,反倒是这支火枪新军,可以挟火器之利,任由其横冲直撞地施为。

关键是,这支新军是应小皇帝福临的旨意组建的,并且新军人数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与驻京八旗不同的是,它可以在训练结束之后,顺利调入皇城。这一点是多尔衮麾下正白旗与镶白旗两旗无法达到的。

这时,派出的人回来了,祁充格出门,在外面嘀咕了一会。

回来禀报道“王爷,有消息了,洪承畴、范文程所派之人,是去与岳乐知会,说是皇上过些日子要亲自前往拱北城检阅新军操练。”

多尔衮眉头微皱,斥道“一国之主,无端轻离禁中……果然是个不成器的东西。”

祁充格、刚林不敢接话。

多尔衮想了想问道“新军情况如何?”

祁充格答道“一切正常,咱们安排进去的,都没有返回什么不妥的消息……哦,对了,之前有消息说,岳乐打算与钱翘恭各自率队进行切磋比试……。”

“为何不早禀告本王?”

纯美动人的越南传统少女

“这……下官当时听闻,钱翘恭一直没有参与到新军训练,而是将他与沈致远带来的三十火枪兵,单独编成一支骑枪兵进行训练。加上钱翘恭是济尔哈朗的准孙女婿,说起来,也该是皇上的人,下官以为,他们比试,与咱们无关……让岳乐和钱翘恭相互撕咬去就得了。”

“骑枪兵?”多尔衮呐呐重复道。

祁充格连忙解释道“就是取武库存有的三眼、七眼短铳,装备给骑兵,如此可以取代骑弓,进行突击……不过这短铳射程极近,准头也就二、三十步的距离,差骑弓一大截呢。”

多尔衮蹩眉道“这两小子,还挺能折腾的。”

刚林道“要不,下官去传沈致远来问问究竟?”

“不必了。”多尔衮道,“先去打探一下福临何时去拱北城,再有放出风去,本王到时也要前往拱北城……另外,你们二人挑选几个闲棋上书,就说推行满汉联姻,须由上而下作出表率,谏议皇上将之前的赐婚婚期提前,为沈致远、钱翘恭二人尽早完婚。”

祁充格、刚林为之一愕。

刚林急道“王爷若是想以婚事拢络沈致远,也未尝不可……可让钱翘恭与济尔哈朗提前绑在一起,这岂不是坏了咱们自己的事?”

多尔衮烦躁地一瞪眼,“知道什么叫掩人耳目?本王阻止,钱翘恭与济尔哈朗的联姻之事就不办了?无非是时间迟早而已,既然如此,何不拿来作挡箭牌……照本王的部署行事,本王自有主意。”

祁充格、刚林无奈应道“是。”

……。

十天之后,拱北城的大校场上。

八百名新军士兵列成四个方阵,准备接受检阅。

无论是岳乐还是沈致远、钱翘恭都无法预料到,本来是一场军中的游戏,至多是意气之约。

不想竟惊动了皇帝和摄政王及朝中重臣前来。

无奈之下,岳乐和沈致远、钱翘恭取消了比试的约定,尽量来应付这场显然已经规模失控的“检阅”。

四个多月的训练,倾注了沈致远的所有心血。

不得不说,这支军队,对沈致远而言,就象是自己的孩子一般。

从三千九百人中遴选出的八百士兵,就是这支新军的佼佼者。

沈致远将军校一个月中所看到的、学到的,加上他自己对于火枪、战争的理解,部倾囊而出。

但还显然,沈致远离开军校时,吴争还没有去军校训练士兵,也就是说,沈致远所知道和掌握的,还是火绳枪的那一套,为代表的是,经过改良的三段击和三连击。

不过,因为已经有了丹阳吴争以火枪兵歼灭一千清骑的战例,沈致远已经知道以上、中、下、左右形成火力交叉,以此来增加方位的杀伤力。

也知道,以三点一线的瞄准方法。

所以,在换装了燧发枪的这支新军,虽然其战术思路,依旧是火绳枪的那一套。

但对于射击准确度的训练,已经无限接近了江南军校的训练方式。

大校场北边,是一处高台。

检阅还未开始,朝廷重臣们已经先到了,他们不敢落坐,只是在台下,三五成群地各自围作一团,窃窃私语着。

多尔衮到时,所有朝臣皆躬身行礼,而多尔衮只是以一种,听都听不清楚的哼声来呼应。

没有人敢指责,多尔衮扫了一眼台上,稍一迟疑后,竟走上台阶,大步朝着正中主位而去。

所有人都惊愕了。

那是皇帝的座位。

此时洪承畴、范文程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大声道“王爷且慢,皇上还没到……不如请王爷与臣等一起恭候皇上?”

多尔衮顿住了脚步,此时他的一脚,已经踩在了主位面前,只要转个身,就可以一屁股就下去。

这个姿势大约保持了三个呼吸的时间,多尔衮慢慢转身,皮笑肉不笑地呵呵道“皇上也要来吗?既然皇上也要来,那不妨再等等。”

说完慢慢转过身来,向四周扫了一眼。

但凡被他目光扫过的官员,纷纷低头,连哼都不敢哼一声。

多尔衮突然道“本王旧疾复发,此时已经行走不得……来人,替本王搬张椅子来。”

随扈迅速从左侧的次位上搬过那张原本就属于多尔衮的椅子,就放置在主位的一侧,由台下往上看,几乎就是两个主位。

大臣们见怪不怪,没有人站出来。

洪承畴、范文程也是敢怒不敢言,他们虽然位高权重,可与多尔衮硬碰,那就是鸡蛋碰石头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