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阿伊莎妹子灵光一闪,忽地想到个修理周兴云的妙法。

“阿牛哥,他们欺负我,都不帮我说话吗!”

“哈?”周兴云一脸懵逼,阿牛哥叫我?小妮子这是要演哪出戏?

“个蠢牛、笨牛、猪头脑、他们那样羞辱我,都不帮我吗。”阿伊莎妹子开始找周兴云算账了,绣花拳乒乒乓乓的朝他胸口捶。

“等下……娘子别打,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刚刚还没反应过来……”周兴云赶紧抓住阿伊莎双手,小姑娘假公济私没关系,怕就怕她弄巧成拙,引起贼寇们怀疑。

刚才不是挺好的吗?被对方调戏两句,就成功将山寨的人吸引到大门口,现在绮郦安等人正好潜入行动。

还有就是,周兴云自称自己是商人,无奸不成商。阿伊莎骂他蠢、骂他笨,那不是明摆的不对头吗?如果他真蠢真笨,又如何将塞外美人骗回中原?

再则是,进入山寨之前,阿伊莎不是说,要他老实的躲她身后,如今他谨遵吩咐,小妮子反倒不乐意了?

“小娘儿,他分明是怕了我们。”

“咱们弟兄有一句说一句,这家伙真她娘的不是个男人。看到自己女人受欺负都没脾气。”

“小崽子,我瞧那么老实的份上,就问一句,要不要加入玄阳教啊?只要愿意加入我们,今天就可放一马。”

一名玄阳教门徒对周兴云说道,因为玄阳教道人传音给他,让他尝试劝周兴云。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玄阳教的五个道人看得出,周兴云和阿伊莎,都是资质不错的武者,年纪轻轻就练成一身好功夫。

如果他们能诱劝周兴云加入玄阳教,不失能壮大势力。至于阿伊莎……因为他们想对少女不轨,所以打算教化她,让她成为玄阳教的忠实奴婢。

说白了,玄阳教道人觉得,他们可以和周兴云谈一谈,寻求一个双赢合伙的方案,将他拉入玄阳教。

“只要我加入们,们会放过我们吗?”周兴云小心翼翼地询问。

“放过没问题,但是……放过她就不行。”玄阳教门徒阴阴笑道:“家小娘子如此多娇,我们怎么舍得放过她?不过,要加入我们,没有任何损失。娘子依旧是娘子,只是……我们需要她服侍的时候,得把她让出来。”

“兄弟,我们玄阳教的宗旨,就是普天同乐,的夫人就是大家的夫人,我们陪一起作乐,可比独自一个人作乐,更加过瘾多花样!”

“还有!只要加入了玄阳教,山寨里的年轻姑娘就随玩,看这边……”玄阳教门徒拍了拍手,周兴云只见几个贼匪,遛狗一样,用绳索牵着数名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子出现。

“我们玄阳教掌控了整个北境,这儿的山寨,关押了几百名年轻女子,虽然她们不如夫人漂亮,但肥环燕瘦应有尽有,只要点个头,加入到我们玄阳教的大家庭,每天休闲时间,都可挑几个自己看得上眼的年轻女子入房行事,享受齐人之福富贵之乐。”

“用夫人来做这笔交易,加入我们玄阳教,我们绝对不会亏待兄弟!”玄阳门徒信誓坦坦的说道,从他们轻车熟路的套路周兴云,可见玄阳教不止第一次,用这般手段来诱惑外人加入玄阳教。

“还有,兄弟不要忘记,的夫人还是的夫人,我们不会一直扣留夫人,每个月至少会让夫妻团聚一次。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若愿意与我们合作,那岂不是好、我好、众人乐哉。”

“如果我不答应呢?”周兴云小心翼翼的询问。

“好言尽于此,如果不识时务,我们只能把杀了,然后……不,我们不会杀,我们会废了武功,打断手脚,让看着自家夫人,沦为我们众人的玩物。所以,我诚心奉劝兄弟一句,可要好好想想,一步走错必将万劫不复,加入玄阳可享盖世荣华。”

不得不说,玄阳教诱人犯罪的本领很强,要是普通的男人,听到这般魅惑的邀请,搞不好心弦意动,就答应加入玄阳教了。

毕竟,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卖妻求荣实属寻常。不答应只有死路一条,答应了可享荣华富贵,换做正常的情况,男人很难抵抗玄阳教的诱惑。

阿伊莎听完玄阳教门徒的话,心底不由毛骨悚然,这个玄阳教真是个如假包换的邪门教派,它利用人性黑暗的一面,激发人的私欲,诱使他人同流合污,普通人面临生死与利诱,肯定很难抉择,最终可能会被其逼疯,昧着良心做个恶人。

不过,阿伊莎非常庆幸,因为她知道周兴云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自己。尽管两人相遇相识还不到一个月……

话说,就在周兴云和阿伊莎进入山寨时,绮郦安等人也顺利潜入山寨。

当绮郦安一行人兵分三路,分别确认三个地窖的位置时,山寨内的玄阳教门徒,也在互相传递着消息。

互相传递什么消息?当然是周兴云和阿伊莎造访山庄的消息啦。

“们那么急要去哪?山寨的人怎么都不见了?有人来找茬吗?”

“有一对夫妇在山林游玩,误以为我们的山寨,是普通村寨,于是夫妇俩就打算进寨子休息。”

“那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负责看守地窖的玄阳教门人百思不解,不就一对夫妇神使鬼差的来到山寨,他们用得着劳师动众倾巢而出吗?

再说吧,上个月就有一队商人冒冒失失的抵近山寨,结果被他们杀人掠货,现在来了一对夫妻,有啥好稀奇?

“和说,进入山寨的夫妻两,女的是个塞外美人,她的容貌比历代番族进贡给帝王的绝色美女还漂亮,就连五行道人都坐不住了。”

“难怪们都跑去寨口子集合。”

“那塞外美女长得可水灵了!她一旦落入五行道人手里,肯定没那么快轮到咱们。所以……兄弟们都想趁现在找点乐子,调戏美人儿,记住她羞涩的模样,等晚上再去地窖里拽个村姑回房,吹熄火,瞎几把黑的办事,然后细细的回想……懂吧。”

“真有那么漂亮?”负责留守地窖的玄阳教门徒心动了,走过路过的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劲赞美塞外美人,一个劲蒙头赶去大门,仿佛害怕错过时机,无法目睹少女美貌。

“绝无仅有的漂亮!”

“替我看守人质,我去寨口瞧瞧。”

“不行!别走啊。”

几个负责看守地窖的玄阳教门徒,听闻绝色美女造访山寨,纷纷忍不住擅离职守,随同人流赶往山寨入口。

等几人匆匆消失后,绮郦安、穆寒星、郑程雪三人,才从暗处钻出来。

“阿伊莎的魅力比我们想象中大,整个寨子的人,都被她吸引了过去。”穆寒星十分无语的笑了笑,那表情仿佛像是在说……男人这种生物真是……

“虽然大部分玄阳教门徒,都被阿伊莎吸引离开,但是我们不能大意。关押人质的地窖里面,说不定还有守卫,我们必须小心行事,避免任何一个无辜人质遇害。”郑程雪严肃的说道,免得穆寒星掉以轻心。

郑程雪与穆寒星搭档多年,自然非常清楚穆寒星的小缺点,知道她办事有点马虎眼,很容易出现小差错。穆寒星在碧园山庄历练时,每次都能尽善尽美的完成本门交代的任务,那得多亏细心严谨的郑程雪在旁辅助。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不过……有郑程雪在身边的穆寒星,那就是完美的穆寒星。

同理,郑程雪不善与人交流,但有穆寒星在身旁,那她就是完美的郑程雪。

两位美女性格互补,自然就成了十全十美的碧园双娇并蒂莲,让坐拥双美的周兴云美翻了。

“绮郦安也是这么认为的。”绮郦安非常认同郑程雪的话。

只是,在少女说出‘绮郦安也是这么认为’时,内心不禁有点小激动。

夫唱妇随、爱屋及乌,既然周兴云喜欢用这句话,那她绮郦安自然要学着点用,夫妻相像夫妻,妻随夫言是夫妻……绮郦安必须跟着周公子的节奏走。

绮郦安、维夙遥、李小帆三人,趁周兴云和阿伊莎吸引山寨玄阳教门人的注意,各自带队三路行动,寻找地窖牢狱的位置,并且确保人质安全。

李小帆、郭恒本着英雄救美稳赚不赔的宗旨,死皮赖脸的恳求绮郦安,获得了潜入大茅房的地窖,营救年轻女子的艰巨任务。

现在几只牲口,也得偿所愿的潜入地窖,与人质接触。

只不过,当牲口们看到地牢中饱受虐待的人质时,无不怒发冲冠大开杀戒,将十几个乐不思蜀,正在地牢蹂躏平民女子的贼寇,当场格杀勿论。

玄阳教简直就是玉树择芳的死敌,玄阳教门徒的行径,彻底践踏了玉树择芳爱美护花的底线。玉树择芳的牲口们,面对畜生不如欺凌女性的玄阳教弟子与贼寇,那是绝不心慈手软,见一个宰一个,遇两个杀一双。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