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哥,这小子真是学坏了,当初我为了给自己的灵石凑个整数,给了他一万两千多块灵石,他们剿灭了真仙殿修士,抢回了不少资源,就返还了两万……”

“怎么?嫌少?”

“唉!算了,反正我也不是为了让他们感谢才出手的,而且若不是我出手解毒,或许真的像黄千耀所说的那样,伤亡会少一些。从结果来看,我还有可能是画蛇添足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蝇头小利不必计较!”

林修齐看着众人,他发现确实有几人的眼神十分冷漠,毫无感激之意,果然有人认为他多事了。

“各位!当初林某只是随心而行,但从结果来看,或许并非是伤亡最小的选择。”

“林师兄不必如此,若非师兄及时出手,我已经死在真仙殿修士手中!”开口之人的脸上有一道骇人的伤痕,正是林修齐从真仙殿修士的私刑中救下之人,方闯。

“有些师弟受到了真仙殿修士的私刑,师妹们更是……”林修齐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无论如何,也有一些原本不会陨落之人因为解了毒,参加了围剿真仙殿之战而陨落,而这些人或许是各位中一些人的至交,甚至是亲人。”

此言一出,几个神色冷漠之人表情有些挣扎,正如林修齐所言,他们的亲友本可以活下来却陨落了,虽然林修齐救人出于好心,但他们心中难以接受,即使明白亲友之死与林修齐无关,即使感激林修齐的救命之恩,他们也无法释怀。

林修齐将空间袋拿在手中说道:“其中的两万块下品灵石,我打算当做慰问金分给陨落同门的亲人,聊表哀悼!”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得齐齐一愣,方闯趁机高声喊道:“林师兄义薄云天,仁义无双,我等代表陨落的同门谢师兄体恤!”

“谢师兄体恤!”

文艺咖啡店里的的清纯美女图片

这一次,所有人心悦诚服地拜谢林修齐,几个心中不满之人也解开了心结,此刻,他们倍感羞愧,若是林修齐不出手,他们会在中毒状态中度过数日,会不会被真仙殿之人动私刑不提,能不能熬过毒素都很难说,然而,几人却将亲友之死记在林修齐头上,简直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黎耀苦笑不已,他当众送出灵石,当众提到无法给出更多,确实有私心,他们本就缺少资源,同时,谁也不愿将得到的资源拱手送人,与他有同样想法之人不占少数,让林修齐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感谢,了结此事,也是许多人的想法。

然而,谁也没想到林修齐直接放弃了将两万块灵石,若是真心,林修齐当真仁义,若是假意,林修齐收买人心的手段实在不

俗。

“小子,干嘛放弃啊?”

“切!八千块灵石就想把我打发了?合着每人两块灵石就算是救命钱了。若是当时我不给那一万灵石,他们或许死得更多。我小心眼儿,生气了!不收!”

若是下方众人知晓林修齐此刻心中所想,不知会做何感想,或许会更加羞愧,或者会认定林修齐只是在开玩笑吧。

林修齐将空间袋交还给黎耀说道:“林某有事要离开宗门,抚恤之事劳烦黎师弟了!”

“林师兄放心,此事交给黎某便是。”

此时,林修齐也是灵动中期修为,于情于理黎耀也应称其为师兄,不再仅是尊称,而是名副其实。

五行盘升空,林修齐在众人的注目礼中飞走,谁知刚刚启动便停下了,五行盘着陆,林修齐低声说道:“哪里有卖灵虫袋和灵兽袋的?”

黎耀闻言一愣,方闯立即大声说道:“师弟有灵虫袋一个,灵兽袋一只,愿赠予师兄!”

此言一出,数千人同时开口赠送,林修齐无奈地从方闯和毒影手中拿了两个灵虫袋,两只灵兽袋,御器飞走,直奔山门而去。

“小子,走错路了吧,用传送阵多快。”

“用传送阵大家都知道我去哪儿了,容易暴露啊!”

“大家都知道不是更好吗?”

“你是说……嘿嘿!虫哥,你果然比我阴险!哎呀呀!和我一样阴险!哎呀!!好吧,我比你阴险!”

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林修齐在空中兜了一圈,向着厚土院的巨峰飞去。

此时,有一人面沉似水地从内务阁走出,御器向着源木院的巨峰飞去,正是刚刚苏醒的黄千耀。

颜面尽失!

他在宗门比试中被林修齐击败,而后数次被对方言语刺激,无法还口,总算得到了一雪前耻的机会,进入五行凌云屋,没想到不到五分钟就失败了,更丢脸的是根本无人相信他。

一路返回黃济仁的洞府,见到了正在用膳的黄百。

“百叔叔!”

“千耀啊!有些事别太在意!”

黄千耀脸色一沉,他此时最不想听的就是安慰的话,好像是要他认清现实,不要做无谓挣扎一般,刺耳之极。

“林修齐好像要离开宗门!千耀准备去伏击他!”

“不要冲动!”

“叔叔!千耀数次受人折辱,忍不下这口气!我一定要杀了林修齐,不!杀了一切与他有关之人!”

“千耀!林修齐的家人有独孤家族之人守护,不可妄动!”

“独,独孤家族!?结界中……那

个独孤家族吗?”

“正是!”

黄千耀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在了椅子上,失魂落魄地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别灰心!独孤家族或许是另有目的,否则林修齐怎会留在五行宗修炼,而不去独孤家族修炼!”

“没错!没错!独孤家族必然是有所图!哈哈!我就说区区林修齐不可能如此好运,怎能得到独孤家族的青睐!”

“正因为不知道独孤家族的意思,我们更不能草率出手!”

黄千耀露出挣扎的神色说道:“百叔叔,不杀林修齐,千耀必然心生魔障!请叔叔助我!”

“千耀啊!你天赋惊人,实力超群,就是心性不稳,太过急躁!”

黄千耀见黄百没有拒绝,诚恳地说道:“叔叔说得是,不知该如何出手?”

“出手?不必我等出手,有更合适的人选!”

“谁?”

“嘿嘿!你觉得一个自认为天才无敌之人忽然发现自己比不上一个便宜师弟,此人会怎样?”

“杀之而后快!”

“……或许吧!无论是否下杀手,刁难一番之心总是有的,若是在发难之时对方陨落,是不是更合适呢?”

“叔叔说的是……妙!妙啊!多谢叔叔指点!”

“你去哪儿?”

“厚土院!”

“……此事还是我去吗?”

“如此烦劳叔叔了!”

……

“林师兄,您怎么来了?伤势痊愈了吗?”厚土院禁忌地宫新任的守卫弟子殷勤地问道。

“有幸进入五行凌云屋修炼,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我等修士岂能怠慢了修炼!”

“没错!师兄果然是我辈修士的典范!这一次是否考虑过挑战异禀榜,以师兄的实力或许……”

“顺其自然吧,异禀榜虽好,但只代表了资质,若是无法将潜力转化为实力,又有何用?”

“师弟受教了!”

林修齐拒绝了对方护送,迅速向着地宫大门飞去。

“小子,漂亮话说得不错啊!不能怠慢了修炼,这句话本仙可记住了!”

“记去呗!反正我不承认!”

“你真的要去杀黄济恒?对方或许有所准备!”

“虫哥,有些事在没有能力的时候还可以选择暂时放手,有能力之后便会念念不忘,这几日我总是想起玉儿,若是不杀黄济恒,恐怕今晚玉儿就要来托梦了!不!是去你那里托梦!”

“……”

如今林修齐的速度是聚气六层时的三倍左右,当初他力奔跑可以达到每秒钟十四米,此时却可以达到四十米左右,仅仅一小时不到一刻钟,他便看到了洞府区域。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响起。

“林修齐!来见老夫!”

(本章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

手 机 站: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