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魂炉仿品,与真正的养魂炉相差许多,却也是顶级法器,九只同时使用,配合魂帝的功法已经稳稳超越了准仙器的程度,勉强可与仙器一战。

合道境界配上仙器,可以说魂帝在玄界和魂殇之地是无敌的存在。

可惜,他的对手是林修齐。

灰色的细线来自镇魂如意塔,一件完整的仙器,真正的养魂炉只是一个底座,甚至连木世卿那种即将消散的灵魂都能够保住,养魂之效难以想象。

此塔的等级有多高,资深毁器专家大锹器灵给出了官方意见,或与鼎胚不相上下。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药能救人,亦可杀人。

养魂炉真的只能养魂吗?

当然不是!

至少林修齐可以用它来控魂,强如魂帝也无法逃过此宝的威力。

当然,这与魂帝的魂力消耗严重,同时又是魂族,恰好被此宝克制有极大的关系。

魂帝用尽浑身解数,依然无法移动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修齐一点点接近。

他感受到了恐惧,这是他第一次在林修齐身上感受到了恐惧,与面对仙人不同,这一次是一个晚辈真真正正追上了自己的脚步,毫无借口可找。

麻花辫女神薄纱白裙小露香肩白嫩双腿唯美写真图片

“呼!呼!呼!”

林修齐气喘得厉害,镇魂如意塔控制起来比他想象得要艰难得多,但这只是在没有使用魂晶的前提下。

至于为什么不用魂晶,因为另有计划。

眼见林修齐无法支撑,魂帝力冲击灰线的桎梏……一点作用都没有。

“前辈!这一局算作平手可好?”

魂帝不由得一怔,这种情况下林修齐足以杀掉自己,谁也无法阻拦,为何要求和?

宁奎德大喝道:“林道友!不能放过魂帝啊!他是我人族的大患!”

“是啊!林道友!不可妇人之仁啊!”玄天行应和道。

雅各布想了想,还是不说话了,今天属他最倒霉,伤得最重,脸被打得最狠。

宁奎德连忙对宁梦瑜传音道:“瑜儿!你快劝劝他!只要杀掉魂帝,家族可以得到大量魂晶,统一玄界指日可待!”

“大爷爷!修齐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唉!他太年轻,想法过于理想化,日后追悔莫及啊!”

“大爷爷!统一玄界就那么重要吗?”

宁奎德一愣,宁梦瑜从未问过这种问题,甚至他自己也没有仔细考虑过,只是继承了历代先烈的遗志,但……成为主宰有什么不好。

“瑜儿!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你不想统一,有人想统一,你有实力却不做,只会被其他人觊觎……听大爷爷的话,劝劝林修齐,哪怕让魂帝认输也行!”

宁梦瑜有些犹豫,她数十年来受到的教育与宁奎德的理念一致,即使觉醒了记忆,即使她相信自己就是白涵玉,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也难以更改,或者说……有一些想法是白涵玉本身也有的,只不过因为太过落魄而无法展现。

“本帝同意,平局!”

魂帝当机立断,同意了林修齐的提议,他几次想挣脱,却发现无形枷锁纹丝不动,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令他震惊的想法。

林修齐还没有尽力!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那堪比仙器的鼎胚不是还没有拿出来吗?

赶紧结束这场比试!

林修齐气喘吁吁地收回了灰光,魂帝没有着急去问这是什么招式,而是朗声道:“大魂师!如今最终比试为平局,接下来要如何?继续开战吗?”

“战什么战?合作一下不好吗?”

“好!本帝正有此意!”

看着魂帝神色从容的样子,林修齐忽然觉得自己上当了,这老阴货不会是从一开始就打算友好协商吧……对!开战之前他不是就提过一次嘛!

老家伙一定没尽力!这是憋着找机会再阴我一次啊!绝对不能上当!

“林道友!请借一步说话!”

宁奎德客气地招呼林修齐来到四位至尊身边,玄天行第一个开口道:“林修齐!你不是发誓要尽力而为吗?为什么要留手!”

“我尽力了啊!只不过……我从一开始就打算尽力造成平局,所以并没有违背誓言!”

玄天行大怒道:“林修齐!方才的情况明明可以胜,甚至是杀死魂帝,你却想平局收场,定是与魂族有所勾结!”

说完,玄天行还不忘看了雅各布一眼,他知道这家伙恨透了林修齐,一定会随着开口质问的。

另外,玄天行很清楚既成事实无法改变,但压低林修齐的功绩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

一秒,两秒,三秒……雅各布始终没有动静!

玄天行再次看向对方,雅各布像看客一样神色平静,他的想法很简单,不能再多嘴了,再被打一次,修为就要跌落了。

宁奎德也发现了雅各布的异常,他轻声叹道:“林道友!方才确实是一个大好机会,可惜了!”

古元靖眼睛一瞪,大吼道:“你们这些家伙!打架的时候没能耐,找茬的时候可从来没落下!”

三人表情一僵,确实好像自己没派上什么用场,唯一取得一胜的玄天行也是因为对方认输才幸运地不战而胜。

“古道友!你这是什么话!今日的比试只是数年战争的结束,若是没有我们三玄,你南玄能顶得住魂族?”玄天行不悦道。

“呸!若不是你们提出进攻魂族,本尊也不会打这个主意!”

“说的倒是好听……”

“各位!”林修齐打断道:“其实现在才是最好的结果!”

四人闻言,皆是一愣,宁奎德开口道:“此言何解?”

“你们真的以为在比试中取得三胜就可以让魂族投降吗?”

“你什么意思?”玄天行冷声道。

“玄天行!若是几个洞虚中期修士向你挑战,你输了就要把东玄交给他们,你会怎么做?”

“本尊会将他们降伏,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

玄天行忽然一愣,其他三人也是如此,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林修齐笑道:“我知道你们这几年一直在战斗,认为最后以比试结束顺理成章,双方都可以接受,但魂帝堂堂合道修士凭什么遵守你们的规则?”

宁奎德心中叹息不已,真的让林修齐说中了,正是因为几年来僵持不下的战斗才会让他有一种势均力敌的错觉,现在想来魂帝根本就没有力出手。

身为北玄至尊当众被一个小辈指出致命错误,颜面无光啊!

雅各布尽可能让自己平静,但听到林修齐的话,他实在忍不住了,争辩道:“四玄强者数量超过了魂族,就算魂帝实力强悍,难道还能……”

“雅各布!你回去还是赶紧退位了,四玄合一之后,西玄容易毁在你手上!”

“放肆!”

“我问你!若是魂帝当真想决一死战,他会放任你们联合吗?你们是怎么想的,会认为玄界是铁板一块?”

“就算不是铁板一块,也不会有人接受魂族的挑拨!”

“听听!这叫人话吗?你们进攻魂族不也是为了魂晶吗?凭什么魂晶收买不了别人?”

“……”

“再说了!若是魂帝真的要拼命,独自袭杀你们很困难吗?尤其是你们几个还以为对方实力只比自己略胜一筹的时候,应该是一杀一个准儿吧!”

“……”

雅各布熄火了,不说别人,至少魂帝要杀他没有问题,连道魂王出手都可以。

玄天行冷声道:“林修齐!现在说的是你和魂族勾结的事情,方才为什么不尽力?”

“魂帝的实力远不止如此,我根本杀不了他,方才我已经尽力力,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否则,输得是我!”

“你当我们眼瞎吗?方才分明是你占优势……”

玄天行还要甩锅,宁奎德打断道:“林道友!魂帝为何处处手下留情?”

“若是我没猜错,他是想做出补偿!”

“什么补偿?”

“前些年幽魂骚扰各玄的补偿!”

“胡说!魂族侵略各玄只是为了……”

“当初魂族应该和各位事先打过招呼吧,只是想用幽魂收集一些能量,各位拒绝了,对吗?”

此言一出,玄天行和雅各布都沉默了,确有此事。

古元靖不解道:“林兄弟!魂族为何要收集能量?”

“为了对抗一场劫难!宁道友,你应该清楚吧!”

宁奎德和善一笑,道:“略知一二!”

“看看!一个个都掖着藏着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四人沉默不语,林修齐一阵无奈,果然能成一玄至尊都不简单,原来都知道这件事,还在这里演戏。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