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避开了巨人斩落的一剑。

姜空沉沉呼吸一口气,一团磅礴的真气从其腹部提起。

真气融入拳头中,无量散手化为了火拳在虚空中不断放大开来。

虚空长鸣,力量余波荡出一层层气浪,将所有的锋芒排斥开来。

两人的护体真气上发出的声音开始消失。

所有临近的锋芒都被这股拳威镇压爆碎。

灌注他所有气力的无量散手威力达到了顶峰,面对着漫天狂舞的无形锋芒利刃,他一拳砸下。

轰!虚空中直接被轰出一片真空大路,所有的风朝着这条大路中灌去。

火焰大拳一拳以横扫千军之威轰在了巨人身上,巨人上数以百计的剑刃爆碎开来,化为星星点点的碎铁落下,整个身形往后退了好几步,每一次踏地都震的脚下的混沌震响。

“两手六处关节,两只眼睛,脖子连接处,胸膛正中央。”

姜空留下一句话,提枪朝前继续杀去。

北山鹰听到他的话顿时眼睛一亮,霎时明白过来姜空是什么意思了。

清凉盛夏的一夜

那些剑刃指向的方向能够判断,一些方向相驳的剑刃集中之地乃是巨人的衔接处,也就是最为薄弱的地方。

想要将之灭杀,一人之力很难,姜空的意思便是让他在战斗之中借助自己!大月苍云枪枪华再度浮现,面对这种怪物,不能够像之前那般动用弱水缠光枪了。

除非用白鹤惊沙,不然对此物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效果,不过他不想在北山鹰面前动用此招。

一招苍天霸印,一招白鹤惊沙。

二者都是他最后的后手,不到必要时刻,他不会动用。

姜空身形临近,巨人感知到他的到来一剑朝着他劈下。

就在此时一道箭影自远方破空到来,长空风暴大起,这一箭灌注了极大的力量重重轰在了巨人的肩头。

一下子,巨人那挥动在半空中的手掌停下来了,姜空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心照不宣的一笑,一枪狞动着大月苍云枪的枪劲朝着握剑的手腕钻去。

枪芒如天火流星坠落,划破虚空,一枪轰在巨人手腕处,大片的金铁破碎声响起。

姜空直接在那手腕贯穿出了一个大洞,可以见得到手腕后的景象。

不过巨人的手腕远比之前那些剑刃手腕来的粗壮很多,一击有效,他没有停留立马离开原地。

果不其然,巨人一剑斩下,正好落在他离开的位置。

姜空借助这个片刻的举剑延缓再度杀去,一枪枪芒覆盖神锋,一枪接一枪刺穿巨人的手腕。

那原本兵戈交错汇聚的手腕很快变得千疮百孔。

北山鹰也是一箭箭的辅助着他,阻挡着巨人的动作。

两人配合极为默契,几乎是滴水不漏。

终于在洞穿第二十下的时候,巨人扭动巨剑之际,破损的手腕承受不住巨剑的重量。

轰隆,巨剑伴随着巴掌掉落下来。

失去巨剑之后,它的战力骤减。

姜空乘势追击,枪法也是越发的凶悍,不断轰击着巨人的弱点。

不过巨人依旧有反抗之力,身上出现无数利刃搅动而成的漩涡轮盘。

漫长的交锋长达四五柱香时间,最终在姜空一枪劈碎它的身躯,将之劈成两半后,这一战落下了帷幕。

金行的场景开始涣散开来。

两人闯入了第三种变化。

第三种乃是土行。

土行偏厚重,他们在其中遇到了很多强悍的力量冲击,不过对于历经了杀伤力最强的火金两行之后。

他们顺利的过关。

第四种变化是水行。

水行重在万般多变,拟态万千,堪称是最均衡的变化。

他们在其中激战了两个多时辰才将这一关闯开。

“只剩下最后一关了!”

北山鹰站在半空中,双目熠熠生辉,露出前所未有的喜色。

他没有想到自己与姜空组合在一起,居然会如此的所向披靡,一远一近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将他们阻挡。

他们盘坐在原地,姜空现在也是消耗极大。

水行的万般变化实在是太过于难缠,若不是他祭出了凝冰梨花针改变了水流的形态,恐怕将会是一场恶战。

他现在体内的真气也是消耗了大半,而北山鹰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真不知道压轴的木行会是何种变化?”

姜空淡淡道。

其他四行展现出来的力量都与他们该有的属性有所关联。

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

姜空脑海在不断回想着。

北山鹰盘坐原地,在加快恢复力量的进程。

“木行之力,草木对应的是生机,正所谓生机应该是诞生,诞生……”突然他双目猛的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

就在他猜出木行之中对应着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所在的地界开始变化了。

脚下化为一片青翠的草原,四周一颗颗参天大树拔地而起,密密麻麻,形成一堵城墙将两个人团团围住。

一股浓郁的生机之力开始弥漫在半空中。

空灵的感觉让木行变的不像是绞杀之阵。

可越是这样越为可怕,姜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怪不得无人能够破得了这阵法,原来如此。

我先前就在怀疑为什么阵法不按照金木水火土罗列开来。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闯关者。”

“什么意思?”

北山鹰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妙。

“火行霸道,金行锋芒,两者乃是极致的破坏力,削磨的是武修的真气。

土行厚重,削磨的是武修的气力。

水行万变,削磨的是武修的体力。

可以说前四者只是铺垫作用,为的就是大幅度降低武修的实力,而最终的木行才是杀手锏。”

姜空咽了一口口水,看着四周的参天大树沉声说道:“只要是一些顶级天骄联手,基本上都可以闯过前三四重。

唯独这第五关,基本上不可能会有人闯过去。

布下阵法的人手段实在太过于巧妙了!”

面对着姜空的连连话语,北山鹰面色很是沉重,再度问道:“你的话什么意思?”

姜空淡淡的回应他:“因为最后的木行,对应的力量乃是生机,所谓生机应该就是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永无止境的修复与弥补,可以说木行就是一个不知疲倦的绞杀大阵。

原本就已经被削磨去大部分力量的武修,进入这种大阵之中,你觉得有破开阵法的可能吗?”

北山鹰闻言,脸皮一直抽动,他低沉道:“我还以为木行的力量才是最弱的,毕竟是五行中最不具备杀伤力的一种。

原来最不起眼的才最杀人,当真是没有想到啊,这个木行大阵却最强横的存在!难道真的没有办法闯过去吗?”

他满是失望之色,凝望着远处通往外界的洞口。

就在此时,木行大阵开始动了,一颗颗参天巨木开始随风摇曳起来,漫天地尽是沙沙声。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