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修河这半个月的损耗姜空也是看在眼中。

天眼可不是那么好开的,为了姜空,黎修河应该是损伤到了根基,没有一定时间很难复原。

再加上之前的恩情,姜空欠黎修河的人情让他很难还清。

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帮助黎斐变的更强。

拥有毒龙之体后的黎斐绝对会超越黎山海,即便是抗衡不了那两个造化之子,彼此之间差距也不远了。

黎斐还是同意了姜空的说辞,黎雅的目光闪烁,似乎欲要说什么,可是还是将话给憋了回去。

找了一个地方,姜空用金乌玄阳鼎将毒龙芝炼化,毒龙芝中的毒素仿佛腾腾黑烟涌出,最后凝聚成圆珠般的形态,大小有两个拇指左右。

半日时间之后,姜空终于是将之凝练成一枚漆黑色的毒丹。

毒丹中毒素极为凝练,一缕都能够瞬间致人死地。

姜空挥手从灵戒内取出大量灵药,这些灵药都是从三山界收集过来的。

这钟灵毓秀之地如若不收集灵药,简直是一种浪费。

在这里几乎是能够找到所有已经绝迹的灵药。

俏丽多姿短裤配吊带妹妹生活照

炼制许久之后,他再次炼制出五颗充斥着五行之力的丹药。

“这五行丹乃是压制住毒素的丹药,能够慢慢将毒素释放的力量给削减。

不过越到后面释放出的毒素越多,这段时间内也是适应毒龙芝毒素的时间。

这种痛苦很难忍受,受得了吗?”

姜空问道。

“如果受不了,我也不会应允下来了。”

黎斐道。

姜空让他服用下五行丹镇压其内腑之后,将毒龙丹送入其口中。

黎斐身上表层当即涌动出五色光华,五种光芒围绕着最中央的黑色光芒,将之压制住。

毒龙丹散发出来的毒素开始蔓延,丝丝缕缕朝着周围扩散。

毒素一入体,黎斐便感觉到浑身体内体外宛如给无数虫蚁啃噬,痛痒无比,骨头都要裂开来。

一滴滴冷汗滴落而下,不过他还是咬咬牙坚持住,强行镇压体内暴躁的毒素。

借着黎斐凝聚毒龙之体的时间,姜空在这片地界内布置下来一枚天眼。

方圆五百里之内所有的景象,甚至是最细微的地方都在他眼中清晰可见。

他将大范围的领域缩小,天眼的视距开始扩大,就像是一道激射出去的长虹能够看清楚更远地方的模样。

以其为中心,四周地势部像是一幅画般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姜空将之与酒王经的地图一点点重合,分辨出来自己在酒王经造化的哪个方向。

据他以往经验辨别,只要是接近酒王经的方向,定还会有其他的造化出现。

这可不是空穴来风。

类似一些凡人王侯墓葬,主墓周围都会有一些其他墓群存在。

“好像还是有几个甩不掉的尾巴啊。”

姜空微微一笑,感知到了就在不远处的黑山一众人。

不用他说都知道是乌倩倩派过来的。

“这里距离酒王经所在之地还有两千多里地,去之前先遛遛们吧。”

姜空摸索出虫母,虫母引导许多虫蚁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而去。

一天之后,黎斐的毒龙之体终于是成了。

“啊!”

他仰天长啸一声,滚滚黑烟从他身上泉涌出来,朝着四周侵蚀而去。

五百米以内所有的生灵都寂灭,就连撑起符光宝甲的一众云山之人也是宝甲险些被熔穿开来!

毒龙之体的强大力量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黎斐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身上所有涌动出来的符文此时与毒龙之体的毒素结合在一起,化为了毒符。

“嗯?居然与原本的力量融合了。

比单纯的毒龙之体貌似更强一点。”

姜空轻咦一声。

“多谢了。”

黎斐收起所有力量,对姜空很是恭敬的一拱手。

“不必客气,毒龙之体已成,现在也该继续赶路了。”

姜空从虫母收集回来的信息里面大致知晓了所有的造化所在之地。

一众人继续踏上路途。

未多久,乌颖带着一群人来到了姜空他们停留的地方。

她见到地上成片死亡的生灵,不由的眉头一簇:

“好可怕的剧毒,那群人在这里做了什么。”

她忙不迭将这个讯息告知了乌倩倩。

通过一个小型传音符阵,乌倩倩的回音响起:

“继续跟踪。”

……

轰!

一条大江之水硬生生被截断开来,姜空提着一头形如鳄鱼的巨大生灵从水底下出来。

“姜大哥真的好厉害,这一头四重天武帝级别的金甲鳄都被一击必杀了!

当真是可怕啊!”

有人道,心头已然不是震撼二字能够形容。

他熟练的将妖元送给小青冥,剩下的都给了云山的一众人。

金甲鳄守护的是一块冰蓝色的奇石,上面凝聚半道天然的水之法则。

姜空将这一块奇石赠与了黎雅。

水之法则对于他来说有点鸡肋。

毕竟火之奥义还没有提升到法则的地步,他不会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其他奥义的提升上。

等到他需要提升其他法则的时候,已经不需要这种石头了。

“黎斐,将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毁了吧。

带不走的都不要了。”

黎斐看着地上那金甲鳄遗留下来的一些骨头与兽血,不由的一阵惋惜。

这些东西可都是难得的好东西啊。

不过姜空这么说必然有其道理,他引动毒符而去。

一枚枚漆黑色的毒符就像是跗骨之蛆附着在了金甲鳄遗留下来的尸骨上,直接将之化为了一地黑水。

做完一切,众人离去。

半个时辰后,乌颖等人赶到。

她见到这片地界再次被剧毒污染,不禁眉头一皱。

“我的亲娘啊,这河里的东西好像是金甲鳄啊!

这个东西都能股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击杀,这群云山的人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一个人惊道。

“河里的宝物已经取走了,就连金甲鳄的一些东西都没有遗留下来。

这厮……”

乌颖脸皮直抽,内心直呼姜空好狠。

“继续跟上。”

她不死心带着人继续踏上跟踪姜空一众人的路。

而后,他们发现了一块又一块被剧毒污染的地界……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