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素晴的一记怒掌正中穴位,即使林修齐状态万也不可能毫发无伤,他体内的毒素尚未炼化,方才为了保住所有人的性命,更是将其他人体内的毒素吸收了大半,此时已经达到了临界状态。

他想到端木翎年幼,毒素久留影响较大,正准备将毒素部清除,一边吸收毒素,一边炼化体内的毒素,没想到无缘由地挨了一掌,一时之间毒气攻心,伤势发作,直接晕倒。

司空素晴没有理会林修齐,她迅速来到端木翎身旁,用灵力探查对方的情况。

“咦?毒素好像被控制住了!”

她忽然发现山洞四周和各个角落摆放着一块块中品灵石,足有千块之多,这些灵石组成了一个简单的阵法,其中已经有半数变成了普通石头。

司空素晴发愣地看着倒地的林修齐,难道此人是在解毒?

她不愿相信自己误判,连忙去查看其他姐妹的情况,结果发现每个人的情况都很稳定。

此时,她终于知道是自己武断了,连忙飞到林修齐身旁,看着对方嘴唇变绿的样子,目光中充满了歉意。

她的灵识无法展开,只能以灵力去探查对方的情况,片刻之后,她的脸色凝重之极。

中毒极深!

司空素晴没想到林修齐体内的毒素竟然远超致命剂量,充满了墨绿色的毒素,她知道这是秦通明的阵法释放出的天阶初级毒素,此时,她怎会猜不到林修齐是为了救人而将其他人体内的毒素吸到他一人身上。

即使对方声称毒素抗性很高,也一定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延缓毒素发作,若是及时解毒或许还有救,但此时……

气质清纯美女碎花裙复古写真美照

她连忙将自己身上的解毒丹药塞入林修齐的嘴里,继续观察。

他的修为……已经是玄液中期了!

发现了林修齐的修为,司空素晴并没有开心,反而责怪自己糊涂。

方才她还认为林修齐没有去鬼云峰是早有预谋,此时想来一个玄液中期修士能逃过十只四级枯蟾和独孤家族修士的追杀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若是林修齐还有一战之力又怎会提议直接去鬼云峰集合,一定是伤势太重,甚至方才出现以一人独战秦家修士也只是在强撑!

赶走了秦家修士,他一定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状态,又被自己一掌打得毒气攻心……

司空素晴越想越觉得愧对林修齐,她准备以灵力将对方体内的毒素吸出。

忽然之间,她的脑海**现了方才林修齐为端木翎解毒的画面,若是每个人都如此解毒……

一瞬之间,司空素晴的俏脸通红,红霞迅速蔓延,片刻之后,玉颈红得通透。

……

不知过了多久,林修齐缓慢地睁开双眼,一阵倦意袭来,他连忙将双眼重新闭上,一分钟后,重新睁眼。

“林兄弟!你终于醒了!”

“林大哥,你感觉怎么样?”

“大哥哥,你没事吧!”

林修齐看到端木琳、端木翎和杜纤纤都坐在床边,看着他露出激动的神色。

“我没事,这里是……”

“这里是安居客栈,我们已经平安返回御鬼城了!”

不等林修齐多说,端木翎跑了出去,大声喊道:“大哥哥醒啦!”

林修齐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毒素已经消失,修为不出意外地达到了玄液中期巅峰,或许是被阵法加持过的毒素刺激了身体的潜能,他发现自己的灵脉更强韧了。

阵法?

他忽然一惊,连忙用灵识查看气海之内的本命之物,发现在大锹的锹头上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八卦图案,这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那可是能够随意变换阵法的至宝阵盘啊!

眼见林修齐的表情有些痛苦,端木琳关切地问道:“林兄弟,你没事吧!”

“我没事,有劳端木师姐担心了!你的毒……”

“多亏你及时为我等解毒,已经不碍事……”

“等等!我好像在解毒之时被人偷袭了,你们……”

“咳咳!”

一声悦耳的轻咳传来,三人同时望向大门,发现司空素晴神色有些复杂地站在门前。

“见过会长!”

“不必多礼!”

林修齐正欲起身,司空素晴连忙说道:“林师弟,你伤势未愈,不要妄动!”

“多谢会长关心!”

杜纤纤看着司空素晴的表情,心中有了一些猜想,她连忙说道:“端木姐姐,想必会长有事要问林大哥,我们先出去吧!”

“哦!好!”

杜纤纤和端木琳起身离开,恰好遇到刚走到门前的几个女修,她们听说林修齐苏醒,都想来表示感谢,通通被端木琳拦住,杜纤纤顺手将房门关闭。

司空静也来到了门前,看到杜纤纤和端木琳正拦着众人,问清了事情的经过,她好奇地展开灵识,探查房中情况。

“司空姐姐!会长和林师弟说什么呢?”

“房中的阵法开启了,无法探查,都散了吧!”

众人意兴阑珊地离开,房中的气氛却有些微妙。

司空素晴看着林修齐,心中有些混乱,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林修齐则是一直在想先前偷袭自己的人是谁。

二人心不在焉地对视了几秒,同时开口道:“会长(林师弟)!”

二人微微一愣,再次同时开口道:“你先说!”

司空素晴犹豫片刻,随手布了一道隔音屏障,林修齐觉得对方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

司空素晴看着林修齐的脸色变得严肃,以为对方是生气了,她知道对方绝对有理由生气。

她在返回御鬼城之后,向司空静详细询问了翟乐乐事件的调查情况,最终的结论是极有可能一切都是姜人魁自导自演的把戏,而且还有间接证据,那一刻,司空素晴知道自己彻底冤枉了林修齐。

自从林修齐入学以来,她自以为公正地让对方进入莽原会免费劳动,对方毫无怨言。

在采集幻灵子之时,多亏了林修齐的帮忙才能力压其他势力,获得绝对优势。

在降伏枯蟾之时,她没有探查清楚情况就让林修齐引枯蟾出洞,反而让对方被追杀。

在独孤家族出现之后,她明知道对方要对林修齐下手,甚至没有去尝试解救。

最可恶的是,林修齐明明在为众人解毒却被头脑混乱的她怀疑,而且被打得毒气攻心。

还有一件令她惊讶的事!

几个伤势严重的姐妹痊愈得很快,她在探查之后发现了鬼王参的残留药力,她犹豫再三去查看林修齐的空间戒,结果找到了红色独角恶鬼面具。

她本就是心思灵巧之人,怎会猜不到林修齐就是鬼童,在鬼云峰上,只有以这个身份出现才能给予莽原会的姐妹们最大的支持。

原来林修齐一直在默默地付出,而她却一直在不断地犯错,此时,她的心中数愧合一,完不知如何开口。

当然,她不知道鬼王面具是圣虫故意留下的,因为看不过司空素晴“恩将仇报”才故意让对方发现。

林修齐看着司空素晴沉默不语,表情却一直在变化,时而阴沉,时而愤怒,他的心情有些忐忑,心想,该不会是怪我没有鬼云峰帮忙吧?还是说我去救援的迟了……难道有人中毒身亡了!一定是这样!

想到此处,林修齐心中大叹,没想到还是没能救下所有人。

他认定司空素晴没有开口一定是在想如何表达得更婉转一下,让他减少负罪感。

此时,司空素晴有意道歉,又很想道谢,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让她的理智开始动摇,渐渐瓦解。

“林师弟,你想喝酒吗?”

“嗯?会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你想喝酒吗?”

“我,我这刚醒,酒好像对伤口……”

“好!我就陪师弟喝一杯!”

“我……什么都没说啊!”

司空素晴心烦意乱,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蛮族女子,心烦之时饮酒是寻常之事,这也是她唯一想到能够化解尴尬的办法。

不等林修齐多说,司空素晴已经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手**现了一个酒壶,取出一只杯子倒满,递给对方。

林修齐看着酒杯,心想,你不是说要喝一杯吗?这分明是一碗啊!

蛮族修士性情豪爽,喝酒更是爽快到是朋友,司空素晴的酒杯足能装下半斤酒,或许只是底座的形状像杯,容量完达到了碗级。

林修齐正想问一问喝酒的缘由,司空素晴已经自斟自饮地干了一杯。

“啊?这就干了!也没点儿菜……”

“咕咚!噗!”

眼见司空素晴一言不发地喝了一杯,林修齐也只能奉陪,谁知他刚喝一口就喷了出来。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