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56-散修丹修

信息换甜食交易群又试着邀请丁宏斗前辈, 此前这批的另一个元婴期车茜前辈已经入了群, 只是暂时没跟大部队待在一起。

这一批我一共放入了两个元婴期, 比起丁宏斗前辈来,车茜前辈是真除了甜食什么都不关心,完不在乎糖果屋背后的隐秘, 入交易群也是为了与同好分享对甜食的感受,而不是为了省钱。

这位车前辈买甜食的架势比丁宏斗前辈更壕得多, 她一进来就先买了一整个房间,然后在各个房间又零零碎碎加起来买了总共数百件东西,一开始她给阅团的预存款便是上品灵石。好像她不是在买想吃的食物,而是在买收藏品。

车前辈:“只要储物器物好, 食物也可以当收藏。关键是, 丹修嘛, 只要想, 钱是不可能缺的。”对周围的贫穷人士造成了暴击。

掰着手指算自己还差多少才能买到心仪的甜食床的金丹期田尾笙捂心:“我也是丹修啊……”

“你可能得反省一下是怎么让自己混得跟器修似的。”

田尾笙:“还行,起码没混成剑修。”

旁边的人环视糖果屋,语带疑惑:“剑修?”

田尾笙:“这里说的是普遍,不是特例。”

丁宏斗前辈问车茜前辈:“你最近不是应该在闭关吗?”

车茜前辈:“听说出现了过时不候的甜食, 我就暂时出关了。”

小清新短发喵喵の写真集

丁宏斗前辈:“委托你炼丹的那位同意?”

车茜前辈:“吃不到喜欢的甜食我的成丹率会大降。”

车茜前辈是散修, 据说是散修联盟盟主的专属丹修, 已经服务了好几任盟主了。

散修联盟盟主一任的时间比较短, 通常是十年一换,如果足够优秀,也可能连任。盟主的修为可能是金丹期, 也可能是元婴期,关键是要能得到大比例散修的认可。

每到换届之时,散修联盟便会提前半年开启投票通道,所有散修都有投票权,可以投给某个人,可以弃权,也可以投‘除了某某某其他人都行’。投票是匿名,但每一个候选人的所得票数是实时显示。

当半年期满、投票通道关闭之时,谁的票数最高谁便是盟主了。其实本来还有‘必须超过总票数一半’‘不能有危害散修联盟的黑历史’等附带要求,但散修联盟发现稍微多加几条要求就总也选不出人来,最后便干脆只看投票数第一了,哪怕只比第二名多一票也算。

☆、06357-盟主

散修联盟盟主多数时候只有说些场面话的意义,这个身份本身在联盟并没有实权,能不能调动联盟的各部门完看这些部门愿不愿意给盟主面子。不过很多盟主属于兼职,他们在成为盟主之前往往已经在散修联盟有职务、有帮手、有组织,所以当加上盟主的身份、得到了众人的面子情后,能做的事情便极速膨胀。

多数时候盟主候选人是自己先申请,一般只要申请联盟便会将其放入候选人公开名单中请大众投票。如果自己没申请,一般是不会得到被投票资格的,但偶尔也会出现例外情况。

比如,某人在散修界的声望实在太高,无数散修相信此人能带领散修脚踩昆仑,然后联盟便会在群众的呼声中主动将这人放入名单。即使这人对联盟、对所有散修说自己不想当盟主,散修们也会反复说服,一直说服到投票期结束,最后这位高声望者看到自己遥遥领先第二名的票数,长叹一声,放下自己的固执,顺从众散修的希望,领了盟主之职。

但通常干得也不怎么样,就和那些主动申请想当盟主并当上了的人差不多。

一个人独立行动时有出色的人格魅力,与其作为领导者有优秀的实干才能,还有作为吉祥物有凝聚大众的气质,这是三个完不同的方向。

比如散修们经常会将战斗力彪悍的剑修投票成为候选人的第一位,但这样的人成为盟主能做什么呢?带领散修与门派打架?与其他散修打架?自己单独跑到高危区域打架?这些对多数散修来说能有什么好处吗?

有些修士倒是非常适合引导混乱的散修们,从门派那里搜刮利益,可行事风格往往不太好看,让人嫌弃鬼祟、龌龊,永远在投票中得不到太多支持。

少数把不要脸风格发挥到极致、得到了众散修支持、成为盟主了的,到了那个位置上才发现,被大众紧盯的盟主身份根本不适合自己发挥。盟主毕竟是公开的门面,不管心里怎么想,公开都得说漂亮话,而公开的时候太多,私底下的事情便没时间做太多,空有一身本事却缺乏发挥的机会。

到最后,什么‘为体散修牟利’都成了空话,成为盟主的唯一目的就是为自己牟利,和其他所有散修一样,不会考虑团体,而只顾关注自身。大众的投票也是随手那么一扔,盟主爱谁谁,别动不动就呼吁底层大众齐心协力攻打十大就行。

☆、06358-敌意

近几届还不断有投票者称:“如果裴林是散修,我倒真想投他,看到那张脸就高兴,总比选一个不知道偷偷摸摸在干什么、不管干什么都对我没好处的盟主强。”

让散修联盟对我的敌意越来越重——自从沙盟出现,散修联盟就没停止过担心我会新建联盟。

沙专里连借口都早就帮我想好了:“门派弟子不能另建门派,但可以成为其他门派的客座长老,而散修联盟盟主的工作比客座长老更要求忠诚与专注吗?显然不,所以散修联盟盟主可以是门派弟子。”

有人立刻反驳:“散修联盟明文规定盟主必须是散修。”

我的支持者称:

“现在的散修联盟是这么规定的,但新建联盟后就可以立新的规矩嘛。重点在于,门派弟子成为吉祥物盟主后不影响其修炼、不耽误其悟道,那么这事就可以考虑。”

“我反正是看不出来沙盟比散修联盟差在哪里的。”

“作为一个散修,我排斥散修联盟,但我对我的沙盟成员身份认可得很愉快。”

“散修联盟最初能建立是因为汇聚了大部分散修的认同,而既然现在大部分散修不乐意搭理散修联盟,却更喜欢沙盟,则,现散修联盟自然便到了该被取代的时候。”

“还有一个大问题:沙盟里门派弟子太多,不是散修的专属组织。”

“分割一下。分成门派类沙盟和散修沙盟。”

“谁分?裴林?那少爷现在处理沙专信息都大幅度交给程序了,根本不在沙专用心,还指望他分类?”

由于我的不作为,所以沙盟便还没有对散修联盟形成真正挑战,但这种我一动念便可能造成一波强攻的事,想让散修联盟不警惕我是不现实的。

即使我是真的冤。

散修联盟盟主是一个流水的挂名职位,不过联盟的其他机构却还是比较稳定的。比如圈养的丹修,从练气期到元婴期都有,可以炼制出各种层次的丹药,让需要者只要肯付钱便能从联盟弄到,而不必看门派脸色。

——虽然很多散修觉得门派脸色和散修联盟脸色都一样难看。

☆、06359-生存之道

散修联盟对丹修的圈养,更尊敬的叫法是供奉。给地、给原材料、给销售渠道、给功法……丹修只需要专专心心地炼制联盟要求的丹药即可。看起来与门派养丹修好像差不多,但实际上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些散修丹修的修炼是纯靠他们自己摸索,他们得不到适合自己的指点,即使有功法,但在炼出成果之前,他们无法判断这功法到底是不是适合自己。

比如有些火灵根丹修,下意识会觉得火属性的功法适合自己,但实际上其适合的可能是水属性功法。类似的例子有赤乌宗明齐葛,她是单水灵根,但她修炼的却是赤乌宗一贯的暴烈气质功法。

门派无法判断每一个修士适合哪种功法,但门派能堪称精准地判断一个修士是否适合自家功法——先不算窥天门——适合自家的,便收进自家,按自家的一贯流程培养;不适合自家的便拒收,请其另找门派、不要耽误。

散修联盟是什么都要,然后什么修炼体系都没有,各修炼各的,能不能成才看个人本事。

给了丹修一些原材料就像给了人多大恩惠似的,要求丹修必须炼制这个那个,丹修研究点新丹药稍微多废些材料就哼哼唧唧说丹修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正经工作不知感恩,于是脾气弱些的丹修就这么被散修联盟养得只擅长炼制特定几种丹药,沦为炼丹机器,让炼制什么就炼制什么,安心享受富贵。

有些散修丹修则一怒之下开始单干,且在离开联盟之前先把对自己叫嚣过的家伙毒一遍;另外还有一些丹修会在听令与独立之间找到平衡点,将散修联盟提供的原材料与自己炼成的丹药分别估价,从联盟拿到多少价值的原材料就还联盟多少价值的丹药,更多的丹药则用来与联盟进行下一轮交易。

第三种的玩平衡丹修需要能强硬起来。毕竟孤身或者带着少许药童窝在散修联盟的地盘内,周围是希望用一份材料交换十份丹药的家伙,自己手上没点硬货刀就架脖子上了。

车茜前辈似乎就属于玩平衡类。

车前辈对好奇她在散修联盟生活的甜食小伙伴们说:“没有传言的那么夸张。散修联盟里是有很多想压榨丹器符修劳动力的家伙,可他们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找准他们相互之间的矛盾,定期挑拨,就能在空档地带生活舒适了。”

车茜前辈:“当只有一个派别想拉拢我时,我别无选择;可当任何一个时间点最少也有三个派别都想拉拢我的时候,我能讨价还价的余地便很大,百份材料一份丹都是常态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