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莱进球之后,领先的闪星趁势向金箭头发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这段时间,金箭头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他们就算是想要用反击偷袭闪星的身后,都很难做到。

因为闪星的攻势太猛了,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能够拼尽力保证不丢球就不错了,还怎么可能会有余力反击呢?

他们只能利用长传球来试图把战火烧到对方半场,可是整体前提的闪星后防线,却总能控制第一落点和第二落点。

到最后金箭头压根儿不考虑什么反击了,收缩起来,专心防守,最起码先别在上半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再丢一球……

就这样,他们终于将0:1的比分成功守到了上半场比赛结束。

“上半场比赛结束!闪星在主场1:0领先大顺金箭头!任何一个看了上半场比赛直播的观众,恐怕都不会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闪星在自己的主场展现了恐怖的控制力……”

在贺峰的解说下,电视画面中,双方球员正在退场。

电视转播牢牢对准了胡莱。

“胡莱在这个上半场表现非常活跃,不仅有多次威胁到金箭头球门的表现,还有一个进球……那个进球是非常典型的胡莱式进球,充分展现了他灵敏的嗅觉和机敏的跑位……”

贺峰憋得很辛苦,他其实很想展开说一下胡莱的状态为什么这么好。但具体内容涉及到了对王献科的一些评价,他作为中立的解说员,有些话就不好说了。

毕竟胡莱指控王献科的事儿还没有一个公论,自己作为解说员,在比赛中夹带私货是不可取的。

阳光相随的秀美女孩

要是地方台的解说员也就算了,他偏偏是国性的媒体,央视的解说员。

特写镜头中的胡莱一边向场下走去,还一边向看台上挥舞手臂,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

※※※

当闪星球员们兴高采烈的走回更衣室时,他们的主教练赵康明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和高兴的球员们不同,赵康明表情严肃,等到更衣室的门被关起来之后,他才提醒所有球员:“别高兴的太早啊,我们只是领先了一个球。别忘了,对手可是曾经拿到过联赛冠军的。掉以轻心的话,最后反而是我们成为笑柄……所以下半场我要要继续向他们的球门施压,坚持高位逼抢,争取早点取得进球——只要我们能够再进一球,胜利的天平就会倒向我们这边!”

包括胡莱在内,闪星的球员们都收敛起自己脸上的笑容,认真地听着赵康明讲话。

一球领先不保险? 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不用赵康明多做强调,他们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与此同时? 在客队简陋的更衣室里? 王献科也正在给球员们鼓劲。

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大骂球队在上半场的表现? 尽管他确实非常想骂人。

但在关键时刻,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他知道在这个情况下,如果自己再继续把球队骂一顿? 那恐怕不用等闪星有什么动作? 金箭头自己就先崩盘了。

“……上半场我们表现的缺乏勇气,被对手的攻势吓住了,不敢反击。下半场必须要改变这种情况? 反正我们都已经丢了一个球? 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要担心身后? 只要我们能够迅速扳平比分? 对方的势头就会被我们打断!”

说到这里? 他顿了一下? 然后把目光在更衣室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靳勇。”

被点到名字的靳勇抬起头来。

“下半场你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盯死胡莱。不管他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你都跟着他? 你留下的空当会有其他人来补? 你不用操心这个问题。我要你保证对他寸步不离? 不让他获得任何起脚射门的机会。你的身体比他更强壮? 好好利用你的身体优势。”

靳勇点了点头。

柴顺看了一眼靳勇,见他没有说其他的,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

自从那天靳勇在更衣室里说了那句话之后? 柴顺就格外注意靳勇的动向,生怕他变成更衣室里的定时炸弹。

到最后王献科对体球员们说道:“亚冠淘汰赛是两回合的比赛,对方目前只领先一个球,并不能说明他们就有优势了。只要我们能够拿到一个客场进球,就能在晋级的竞争中获得先机……”

他还是把两回合比赛综合到一起来考虑的。

只要他能够最终淘汰闪星,就算中间经历一些波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胡莱把话说的太满,这就给了他机会。

哪怕这场比赛大顺金箭头不敌闪星,最终铩羽而归。但接下来无论是联赛还是亚冠比赛,金箭头都是主场。

只要金箭头回到主场能够击败闪星,并且最终淘汰对手,晋级四分之一决赛,就等于破掉了胡莱的豪言壮语。

所以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王献科觉得自己的胜率更高,完 没必要惊慌失措。

※※※

靳勇看着在自己身前站着的胡莱,瘦弱的身材看起来弱不禁风。

但他却并不敢小瞧这个人。

他知道自己稍有疏忽,就可能让对方抓住机会取得进球。

尽管他对王献科心生不满,可也不代表他就会在比赛中对胡莱脚下留情。

很快,闪星送出了一次传中,靳勇跟着胡莱一起跑上去,然后两人同时跳起,靳勇利用自己身体力量上的优势将空中的胡莱稍稍挤开一点,再用头把足球解围了出去。

没有顶到球的胡莱落地之后回头看了一眼靳勇,然后皱起眉头说道:“大哥你不行啊,看起来这么壮,怎么才把我撞开了这么点?我给说大哥,我高中的时候,校队教练给我做力量特训,他一下子……”

靳勇没有等胡莱把话说下去,就冷冷地打断了他:“我听过了。”

“啊?”胡莱没反应过来。

“你已经对我讲过一次你高中校队教练的故事了。”

“哈……”胡莱有些意外,“是吗?”

“他把你撞出去了五米,那你觉得我能把你撞出去五米吗?”靳勇反问。

他想用这样的反问来让胡莱好自为之,不要把同样的招数在自己身上再使一遍。

哪想到胡莱却摇着头说:“我觉得你不能,大哥。”

“你……”靳勇被气乐了,“别白费劲了,我不会给你射门机会的。我下半场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盯死你。”

胡莱闻言皱起了眉头,不再说话。

见第一次把胡莱怼的说不出话来,靳勇脸上露出了笑容——看你小子还有什么花招!

※※※

接下来的比赛中,胡莱确实感受到了这个靳勇是如何寸步不离防守自己的,那真是字面意义的寸步不离。

他也曾尝试拉出禁区,指望对方因为忌惮空当被利用而留在原地,但金箭头马上就有球员补了靳勇的位置,所以靳勇跟着自己跑了出来。

而且作为一个在禁区里才最有威胁的前锋,他拉出禁区又有什么用呢?

还不如回到禁区里和靳勇正面刚呢……

对了,说到这个……

胡莱想到了林哥带着他们做的那些针对性训练。

因为胡莱身体瘦弱,一看就不是那种擅长身体对抗的球员。对手防守他的时候,基本上都会从对抗上着手,试图用压倒性的身体优势击败胡莱。

所以林哥的针对性训练,自然也有很多这种情况下的训练。

他还记得林哥对自己所说的话。

要让自己变成泥鳅,又滑又能钻。

※※※

靳勇发现胡莱基本上不往禁区外面跑了,并且竟然还和自己顶上了。

这让他觉得很搞笑。

跟个豆芽菜似的,竟然还想用身体来战胜自己……他脑子里进了多少水才能这么想?

刚才在言语上怼赢了胡莱的靳勇似乎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和成就感中,他决定再刺激胡莱,要是能让他心态崩了,那自己这场比赛也算是提前完 成任务了。

想到这里,他哼了一声:“勇气可嘉,但很愚蠢。”

胡莱扭头看他,咧嘴一笑:“瞧不起谁呢?大哥?我给你说,我的力量也是经过俱乐部特训的,现在的我早就不是当初的我了。呐,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要这么只想着用身体来对付我,是会后悔的!”

靳勇露出了轻蔑的笑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胡莱一眼。

※※※

闪星的快攻没有打出来,金箭头的防守球员们落位很快。于是闪星的这次进攻打成了阵地战。

阵地战中胡莱自然只能背对进攻方向,寻找机会。

他站在禁区中路,靳勇顶在他身后,然后感觉很明显,胡莱在和他较劲。

靳勇在心里冷笑一声,你还喘上了是吧?

稍微一用力,他注意到胡莱被自己给顶得往外移了半步。

但很快一股力量从胡莱的身体上传过来,对方似乎试图挤回来重新占据位置。

呵呵,今天就让你小子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一力降十会”!

想到这里,靳勇又用力往前拱。

但这次,他顶出去之后却没有感受到力反馈,而是直接失去失去了重心,身体一个趔趄!

那股一直在和他较劲的力没了!

几乎是靳勇再次顶上来的同时,胡莱身体猛地往旁边一偏,右肩下沉,直接就把靳勇给让了过去。

就是现在!

胡莱晃开靳勇之后迅速转身,同时陈星佚的传球也送了过来。

两个人仿佛真的是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默契一样……按理说,在看到胡莱被靳勇缠上之后,陈星佚是不应该就这么把足球传给胡莱的,因为那样多半会把球权拱手相让。

但陈星佚却就是这么传了。

而且他不是在看到胡莱晃开靳勇后再传,而是在那之前便已经把足球踢向了禁区。

于是当胡莱转身过来的时候,他的传球也已经飞到了胡莱的跟前。

简直是无缝衔接,一秒钟时间都没有浪费。

胡莱挺起胸膛,把足球卸下来。

看台上欢呼声乍起。

“胡莱……漂亮的摆脱!机会!”

毛军正从旁边杀过来,奋力铲向胡莱,想要干扰他。

胡莱对他周遭所发生的事情似乎一无所知,低着头的他现在眼里仿佛只有足球了。

他低头看着落下的足球,抬起了自己的右腿,同时身体向左侧倾斜。

门将郑东林扑了上来,企图封堵住胡莱得射门角度。

在即将接触到足球的时候,胡莱的右脚脚腕向外一撇……推射!

足球就从郑东林张开的手臂下面飞了过去,郑东林挥了一下手,却没能碰到球。

毛军正铲过来,撞倒了刚刚做完 射门动作的胡莱。

但胡莱正眼都没瞧他一下,而是死死盯着他射门的方向。

在他的眼中,那颗足球在穿过郑东林之后,最终抵达了终点,被球网一把兜住……

“球——进——啦!!!”

省体育中心再次欢声如雷!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