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屏叫道,“都别怕!有陛下在呢?你们速速离开就是了!”

众人听说有柳炊烟在,顿时像吃了一粒定心丸、纷纷退开了。

马朵朵对柳王妃说道,“额娘,我们走吧!”

柳王妃摇摇头,“不了!本宫要在这里,看看这场打斗,到底谁在最后能赢?”

崔屏信誓旦旦地说道,“当然是妹妹了!”

柳王妃坐在了亭子里,她哪儿都不去。想着自己这段时间有些过分了。

给柳儿的脸色看,殊不知她是如此辛苦地撑起大云国的一片天来,让她有些感慨。

喜鹊自然知道她的心思。

“主子,跟小主子打斗的人是谁呀?我们都无法看清楚!”

柳王妃摇了摇头,“水浪这么高,怎么能看得到?”

柳儿怎么也没有想到路为的武功这么厉害,平日里看着他柔柔弱弱的样子。

两人打斗了十几个回合,未分胜负。

温柔阳光清晨照进美女闺房暖黄色系写真

崔屏对柳王妃劝说道,“皇婶,我们回去吧!谨防宫中生变!”

柳王妃一听有理,与马朵朵她们回宫里去了。

不出所料,余妃与王洪等人打斗着,眼看着快支撑不住了。马朵朵与崔屏两人联手,加入了打斗中,局势稍微好转了。

喜鹊道,“幸亏陛下早做好了准备,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叫一个宫女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个宫女匆匆地跑了。

“主子,您也累了,去歇着吧?”

柳王妃摇头,“我怎么能安心地歇息?鹊儿,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主子,俗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余妃她不是吃过一次亏吗?我们不如用火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吓到她?”

柳王妃点了点头。

眼看着马朵朵他们快要撑不住了,突见有人大叫道,“着火了!”

一处别院,燃烧起熊熊的大火,一时之间,烟雾弥漫,火光冲天。

余妃一看到那熊能的大火,一下子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来。想着自己困在铁塔里,被火烧的情形来,顿时发狂了,心志涣散,像逃命似的,身子猛地窜了出去。

喜鹊惊喜地叫道,“主子,您看!真的有效呃!”

柳王妃露出笑容来,想到柳儿与人打斗着,那个人如果不是余妃,必然就是路为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路为竟然有狼子野心!一直对江山觊觎。

众将士高兴得欢呼起来。

王洪叫道,“还不赶紧去扑火,若是风大了,可就惨了!”

众人忙不迭地跑去扑火。

王洪捋了一下胡须,“还是喜鹊的主意管用!”

喜鹊笑道,“这都是小主子交代的,可不是我的功劳!”

“不用谦虚了!你们都有功劳!”柳王妃笑着说道。

路为的路数非常怪异,让人无法在短时间内看出破绽来。

小谨她们焦急万分,看到两人在水面上打斗着,激起千层的浪花。

柳儿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在洞中修练武功的情形来。一招一式,是那么的清晰。她双掌收了回来,一运气,整个人直冲向云霄。

小谨惊讶地指了指半空中的人,“快看,那不是姑娘吗?怎么这么厉害了?”

路为大吃一惊。

待他迟疑时,柳儿突然俯冲下来,来了个泰山压顶。双掌直冲路为的天灵盖打来。

路为急忙用双掌护住了自己的头。

谁知柳儿来的是虚招,看似是要打路为的天灵盖,实则双掌冲着路为的胸脯,拍了过去。

待路为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被柳儿拍了出去,一下子跌落在水中。

柳儿身子一旋转,双掌再次发出。

突听到路菁哭泣的叫喊声,“留下我爹爹一条命吧,求你了!”

柳儿硬生生地收回了双掌,路为在水中不见了。

小谨欢呼着,“姑娘,你太神了!”

柳儿缓缓地走了过来,“瞎说!”

路菁道,“真的!你的确太神了!为什么一下子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是吗?我怎么没有察觉呢?”

这时,徐素素跑了过来,看到柳儿安然无恙,她开心地笑了。

“徐姐姐,你怎么来了?”柳儿很是惊奇。

徐素素擦了一下汗水,略带不满的语气,“如此的盛景,为什么不叫上我?”

“徐姐姐,你不是一向习惯在家中相夫教子吗?我担心你没有时间!”

徐素素道,“我不管!反正,下次,你一定要叫上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大家都笑了起来。

徐素素欢喜地说道,“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余妃去宫中偷袭了!”

小谨紧张地问道,“那怎么样了?”

“本来情况堪忧的!后来,是喜鹊姑姑,她让人去放火,将一座别院点燃!

没想到余妃这么久了,还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看到火光冲天的,她便吓得嚎叫!

估计这次肯定会被吓得神志不清,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了!”

小谨欢喜得差点跳起来了。

她看到柳儿一副很平淡的样子,不禁好奇地问道,“姑娘,你怎么不惊喜呢?”

柳儿好笑地说道,“嗯,惊喜!我们四处走走吧!”

她突然停下脚步来,目光在不远处搜巡着。她快速地跑到了离街边的一片丛林里。

路菁她们好奇地问道,“你在找什么呢?”

柳儿指了指一棵大树,“在那儿!”

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大树上吊着一个人。

“叶轩!”路菁惊喜万分。

她飞身上前,将叶轩给放了下来。

叶轩嘴里塞着布条,路菁激动不已,一下子扑倒在他的身上,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儿,她责问道,“为什么不说话?担心死了人家了!”

叶轩还是不说话。

路菁生气地猛地在他的胸上捶了一下,“你哑巴了?”

柳儿好笑地拍了拍她,指了叶轩的嘴。

路菁这才破涕为笑,将他嘴里的布条拿下了。

叶轩闷哼了一声,柔声道,“我没事!只是浑身麻木了,拉我一把!”

路菁急忙小心翼翼地将他拉了起来,叶轩打了个踉跄,差点跌倒了。

路菁扶着他走了。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