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空看完所有的枪招,吐了一口浊气,提起银枪开始飞掠向草原中,孤身一人修炼起这其中的枪招。

小人光影在他脑海中不断舞枪,而他也紧随着跟着做同样的动作,几乎是完的一致。

多年练枪积累下来的底蕴让他对于枪这种兵器的感悟颇深,丝毫不差那些浸淫多年的老武修。

正是倚仗着这股对于枪的理解,姜空将戟法化为枪法也颇为顺利,丝毫没有阻碍。

时间就在一点点流逝,很快下等宝地进入了第二个黑夜。

就在入夜不久,一处位于极北的地方,一座山脉开裂开来,里面腾起了冲天的火光。

一道紫芒与一道红芒交织着从断裂的裂口冲上半空之中。

山脚下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两股势力在火拼着,其中一股乃是乾元殿,另一股则是玄天殿。

两殿聚拢起来的人超过了二十之数。

算是爆发的规模较大的斗争。

然而令很多人大跌下巴的是,在这一场纷争之中,玄天殿的弟子竟然占据了上风,将乾元殿打的节节败退。

乾元殿在十殿之中能够排的上七八层次,此时在玄天殿面前溃不成军。

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

“啧啧啧,这废物相斗,没想到还能够给我惊喜啊。

没想到啊,玄天殿竟还能压着乾元殿打,当真是给我长见识了。”

不远处一株大树的阴影处,一身材火辣的女子背倚在树干上,婀娜的身姿以一个极为性感的姿势靠着,尽显风情。

她红唇微动,似乎对眼皮子底下的这些人嗤之以鼻。

“乾元殿也已经开始积弱了,成为下一个玄天殿指日可待,只是这个玄天殿似乎有些不平凡啊。”

在树干的背面,一个面容黝黑的精壮男子淡淡道,他看向天空中的两道不断交织在一起的流光,啧啧称奇道:

“原以为这个玄天殿这一届只有两个人值得注意,没想到现在又崩出如此一个美人儿,竟还能与火莲雅斗上如此之久,真是少见啊。

啧啧啧,不仅仅人长得好看,连战斗起来都那么让人着迷,真是秀色可餐啊。”

他舔了舔嘴唇,看向半空中的徐秋水眼神一阵火热。

“哼,亏你还绰号月下飞钩,我看你的魂要被这个小妖精勾走了吧。

我在你的面前你都不看一眼,天空上还有一个火莲雅,而你却看着玄天殿的废物?”

边上的妖艳女子语气中透着不满。

“不一样,你和她是不同风格的美人。

火莲雅的性子太冷傲,再好看也吸引不了我。

这个徐秋水可比她柔和多了,性子不泼辣也不太怯懦,如此性格才最招致男人喜欢。

如果能够将之纳为己有,倒也不枉我来这遗龙秘地。”

男子回答她道。

“鬼迷心窍。”

女子啐了他一口,眼眸中带着一丝嫉妒之色看向天空的徐秋水,嘴边喃喃道:

“我唐幽莲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勾人魂的招数,竟让如此多的男人为你痴迷。”

……

天空上两人打的热火朝天,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

两女谁都没有怯战,这一战仿佛关乎的不仅仅是两方阵营的胜利,更是她们两人在道院之中地位与尊严。

“女人还真是可怕。”

地上杨青很是平淡的与几个乾元殿弟子同时过招。

他闲庭信步般游走在战场中,这些小鱼小虾根本让他抬不起一丝兴趣,只是玩玩罢了。

如果不是徐秋水执意要自己与火莲雅一战,恐怕战斗早就结束了。

一个片刻时间的疏忽,对面几个人同时杀来,欲将其重创。

杨青回过神来,嗤笑一声,还想偷袭他。

他的刀几乎一瞬间内斩出来,奇快无比,刀芒快到遮盖了来者的视线久久不曾消弭。

一刀破开来临的攻势,他振臂一抖,几个人顿时飞出去。

“没意思。”

他淡淡道。

玄天殿弟子一个个施展的正是之前姜空传授下来的云碎掌,真气乃是太业凝元经凝练。

因为太业凝元经的特殊性,可以模拟出肉身真轮的特性,所以聚出来的真气虽不及真元之力那般霸道,却远胜寻常功法。

乾元殿弟子像是吃了两斤秤砣一样难受,一个个叫苦不迭,这玄天殿弟子怎么一个个像是凶兽一样猛,和打了鸡血一样。

半空中。

“小丫头,乖乖交出那根千年火灵芝,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火莲雅背生紫色双翼,一脸怒容道。

“小丫头?你个老女人,这么久都没有拿下我,就凭你还想要千年火灵芝,还是回去保养一下自己的皮肤吧。

我这里有两颗还春丹你拿过去好好的服用吧。”

徐秋水直接甩手扔出去两颗碧色丹药。

半空一团碧影划过,火莲雅伸手接住,顿时表情气的扭曲,一把将丹药捏得粉碎。

“你竟敢说我老女人,我要杀了你!”

她像是发怒的母老虎一样,纤细的双手十指不断划动着,在这一向心如止水的女人身上罕见的出现如此情况,

姜空如果在此肯定会震惊到,就算是他都没有逼出如此状态的火莲雅。

这还真是唯有女人才懂女人啊。

徐秋水计谋得逞,俏皮的一笑。

她在下等宝地之中得到了一门地阶上品的火属性功法。

加上她特殊的体质,这功法凝练出来的真气丝毫不逊色火莲雅赤玄转灵经凝聚出来的真气。

唯一的区别就是赤玄转灵经的三种变化实在是太难缠。

火莲雅的紫夜枭火是玄阶下品灵火,而她的炎毒荆火同样是玄阶下品灵火。

炎毒荆火更是带有炎毒的特性。

两人的实力可以说是已经差距不多,

现在火莲雅的心境变了,徐秋水应付起来更是如鱼得水。

“女人啊。”

树荫下的男子长叹一声,他以一种秘法听到了长空中两人的对话,不由的笑了一声。

“这个徐秋水还真是聪明啊,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他眼中越发流露出对于徐秋水的爱慕之色。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