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就在周兴云鼓励无双小妹妹,胸怀大小无所谓,无须继续深究,形状才是最宝贵的时候,娆月不温不火的斜视箫乐,意味深长的说:“装,继续装。”

“妖女!哼!”箫乐非常自豪的挺起胸,在没有看到慕雅之前,她是不会感到自卑。但是把话说回来,从娆月的言语,箫乐可以断定她是个明事理的人,只是不晓得娆月有什么打算,并没有向周兴云等人说明。

箫乐心想,反正身份穿帮了也无所谓,索性跟着周兴云几个小毛孩看看,没准会有趣事发生。还有就是,箫乐之前忍不住用松果砸周兴云,主要是色小子口不择言,甚至对维夙遥动手动脚。

看到臭小子亵渎自家女弟子,身为水仙阁长辈,条件反射就扔他一脸松果。当箫乐察觉不妥,已经为时已晚,收不住手了……毕竟现在这个状态的她,不仅言语发言变得幼.齿,就连思维也有点天真与幼嫩。

“筱箐姐姐,吉儿想学武功。”

一番折腾过后,周兴云、许芷芊、莫念夕、维夙遥、娆月、虞无双、郑程雪、穆寒星、李小帆、秦寿、郭恒、许珞瑟、筱箐、夏吉儿、秦蓓妍、还有新加入的水仙阁掌门私生女箫乐,又聚集在小树屋下的篝火前等饭吃。

夏吉儿看到箫乐和虞无双都能飞天遁地,霎时羡慕不已,并向筱箐投以哀求目光,希望大姐姐能想个办法,让她也学会盖世神功。

“有点难呐。吉儿要是想飞檐走壁,妾身带飞就行啦。”

“可是,筱箐姐不在的时候,人家该怎么办?”

“好办,妾身永远陪在吉儿身边,吉儿什么时候想飞檐走壁,妾身就带飞檐走壁,说好不好?”

“好!一言为定。”

筱箐和夏吉儿真如许芷芊所言,两人一起的时候,就像糖痴豆一样,成天到晚黏起秀恩爱,画面美得几只牲口无法直视。大姐头带小萝莉,出人意料好般配。

短发美女

只不过,小萝莉队伍貌似越来越壮大,原本只有一个虞无双,谁知两天不到,夏吉儿和箫乐加入队伍,万一小萝莉联盟要大闹天宫,那可就没以前那么好收拾了。

“咧,还没好吗?”莫念夕拉了拉周兴云衣袖,她肚子饿得咕咕叫,周兴云却还不把美食挖出来,等得好难受呀。

“马上就好。们别急。”为了招待水仙阁掌门的私生女,周兴云可谓废了一番功夫准备佳肴。

“乃们怎么了?一个个恶鬼赶投胎的样子。”箫乐百思不解的环视一群小毛孩,他们垂涎三尺的模样,真是难登大雅之堂。

箫乐没想到,连水仙阁的得意门生,平日英姿冷艳的维夙遥,此时都露出一副难耐神色。

“不知道,这家伙的厨艺非同凡响。”虞无双一如既往的蹲在火堆前,直勾勾盯着埋在薪火下的竹筒。上次周兴云煮的竹筒糯米,实在令人回味无穷。

“他煮东西蛮好吃的,比我家的厨子还好。”夏吉儿点头同意,小女孩觉得周兴云一无是处,唯独厨艺另当别论。

周兴云要知道他在夏吉儿心中地位如此不堪,肯定会抱怨小女孩不懂欣赏男人,务必要她好好向许芷芊看齐。

“呜咻、呜咻!这是什么味道!”

竹筒劈啪一声,洋溢出难以置信的菜香,箫乐顿时被其吸引,和虞无双一样瞪大双眼盯紧薪火,咕噜的咽了口唾沫。

“蓓妍去拿筷子,大家准备开动。”周兴云火中取栗,将竹筒饭从薪火中拖出来。

箫乐不问自取,迫不及待的抢过一份午餐,只是竹筒刚从薪火中取出来,烫得她双手直捏耳朵。

“萧妹妹请慢用。”周兴云接过秦蓓妍递来的筷子,转交给箫乐,讨好之意不言而喻。

“唔哇!好香……小伙子有两下子,难怪夙遥对乃死心塌……呜咻!好吃!这个这个全是我的!”箫乐话还没说完,吃了一口美味的她,立马伸手夺食,闪电般又从周兴云那抢了两份午饭。

“做什么!那是我的!信不信我和拼命!”虞无双岂能容忍箫乐一人吃三人份,不管对方武功有多厉害,只有这点她绝不会退让。

“乃们少吃一餐又不会饿死。”

“我们需要发育!个违背天理的叛徒,才是最应该少吃的人!”虞无双愤愤不平怒斥箫乐,身高只有一米四,看年龄与安吉儿差不多,可她违背天理的‘良心’是什么情况?

“老身需要保养,吃好吃饱才能延年益寿青春永驻。请不要拿偶跟乃们两个发育不良的黄毛丫头相提并论。”

“别闹!别闹!您们一人两份,这样行了吧?”周兴云早就知道小萝莉会闹腾,所以他不仅多煮了几份,而且还在竹筒饭里面动了手脚。

他先前从火堆里取出来的六份竹筒饭,份量只有正常的六成,所以两份只能算一份。虞无双三只小萝莉每人抢两份都无所谓。

周兴云非常贴心,知道小女生吃多了会撑坏,饭量恰好才是最好……

遗憾的是,周兴云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箫乐双眼,小女生果断一甩手:“偶就要这三份!或者用这两份换那一份!”

箫乐指着周兴云手里的竹筒饭,小伙子好心机,竟用这办法忽悠她,真把她当小丫头,觉得她很好忽悠吗?

“……行。”周兴云迟疑半秒,果断交出手中竹筒饭,和小女生一换二,免得虞无双也察觉机关,和他闹腾起来。反正他少吃一点不碍事……

周兴云用了两杆不同的竹管做烹调道具,竹筒大小看起来一样,实际上一个竹壁较厚,空心部分较少,没想到这也让萧乐察觉,不愧是能跟娆月见招拆招的丫头,不能拿她跟普通小女生相提并论。

萧乐毫无淑女风范,狼吞虎咽拼命扒饭,丝毫不惧烫嘴。虞无双见状不甘示弱,仿佛和她比快似的,也埋头拼命啃起来。只不过……

“唔噗……咳咳咳……水!水!”两只萝莉都吃得太急,结果呛着了。

“慢点吃。别咽着……”许珞瑟赶紧递来两杯清水,大姐姐真心会照顾人,当看见两小女孩比赛吃饭,她便预先倒好两杯水,仿佛等着侍候她俩被呛。

“们吃那么快,根本享受不到其中美味。”夏吉儿细嚼慢咽矜持有度,真乃萝莉中淑女,跟个小公主一样可口可爱。

“内个谁,乃错了。享受美味讲究的素一种快感,佳肴的味道不会因吃的快慢而改变,慢条斯理是享受,痛痛快快是享受,只要选择自己喜欢的方法品尝,才能完美.体现出它的美味!。”

“可是吃太快,会对身体不好。”夏吉儿弱弱地回应,毕竟箫乐说得貌似很有道理。

“哪里不好?乃看偶身体不好吗?”箫乐又骄傲的挺起胸,虞无双见状赶紧埋头扒饭。

“吭吭,吉儿不必学她们呐,妾身最喜欢吉儿这样矜持不苟的淑女,慢慢吃哈。”筱箐夹起一小块熏肉送到小吉儿嘴边,小女孩轻轻撩起耳边长发,优雅的张开小嘴……

“不得了哇。长大了真不得了哇。”郭恒等人蠢蠢欲动,夏吉儿就像个艺术品般玲珑精致,不禁使众男银感叹后生可畏。

“差点忘了,义母要我把这份东西交给。”箫乐吃饱喝足,手背一抹嘴,便把手伸进大‘良心’,从中摸出一封信笺。

“原来是为这个而来。”周兴云拆开信封,竟然是一份协议,上面还印有水仙阁门符。

这回又超乎周兴云预料了,第二个与他缔造邦交的门派,竟是水仙阁。小女孩身上持有掌门令,一下子就说得通了。敢情水仙阁掌门不方便来见他,直接让小女生造访,为了让她相信,还把掌门令牌交由她……

“夙遥确认一下,是不是们水仙阁的兵符印。”

“嗯,确实是我派的印迹。”

“乐山派的办事效率好高啊!水仙阁的决断力也很强,不愧是大帮派,干大事毫不拖拉。而且……水仙阁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给我,完全是单方面提要求的协议。”周兴云欲哭无泪,水仙阁的协议简直是狮子开大口漫天要价,周兴云要同意,就在上面画押,要是不同意,就当没事发生。

不过,周兴云也没指望水仙阁会力挺他,反正只要明面上做个姿态,让皇十六子晓得他拉拢到水仙阁即可。至于协议上类似:‘我只负责挂名拿福利,要不要帮,全看我心情’的条件。周兴云答应也无所谓……

反正负责结账的人,是皇十六子又不是他,而且减免税.收、提供情报、给予商机、携手做买卖,对朝廷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国家给出商业项目,让各大门派去完成,双利双赢何乐不为。

“行吧。看在我家夙遥的份上,再无礼的条件我也答应,毕竟是娘家。”周兴云不妨讨好一下维夙遥,让她心底美滋滋。协议上的内容大家都有目共睹,根本就是霸王条款……

“嘿咻嘿咻。皆大欢喜。”好吃好喝完了,一式两份的文案也确立,箫乐将其塞进衣兜拍了拍,便打算回水仙阁营地复命。

未分类